面書上,深夜傳來一則則關於新加坡大選的更新。

不是說新加坡打壓異見者,以言入罪,社會氣氛對政治冷感的嗎?原來事情早已和早前不一樣了。

首先,在我還留在新加坡期間,早就公佈了選區劃分,因為人口結構改變和增長加了不少新選區。然後,因為該國近年較寬鬆的移民政策,過半數選民是第一次投票。不論是本地人或移民,高學歷及對執政的人民行動黨不滿的「八十後」佔了選民四分一,絕對有權左右大局。

雖然到最後,人民行動黨仍然會有過半數國會議席,但預計反對黨在國會的議席會大幅增加。最新消息指,選情最激烈的選區,結果已經狠狠地將現任外長拉下馬,不知和移民政策有無關係。

人民終於相信,自己手上的一票,雖然政府規定一定要前往投票,但肯定的是,其影響力比前是幾何級數的增長。

哪怕是兩席變六席,一被解讀成「三倍」,精神抖擻,茶餘飯後多了話題。還有後續的小插曲……

(待續)

Ponder: 香港物理治療學會付費會員900多人。二千後畢業生到應屆已達1260人,已達全港註冊治療師人數超過一半,新一代的聲音,還可以說聽不見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