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點忘了,5月11日,登陸新加坡5周年。

這片當年從居所到醫院工作的大草地,一如所料,今天成了高尚私人公寓。另一邊的草皮,快要成為舊老闆和家人的新居。這兒的樓也開始跟香港一樣愈起愈高,近市中心的政府組屋住宅也高見40層。

5年,事情總變得和以前不一樣。可是──

當這兒的制度告訴你沒有和新畢業生相提並論,卻厚著面皮用新畢業生的待遇「招呼」你。連帶同一代的同學更早進大白象裏,收到稅單仍然耿耿於懷。師妹待遇比自己好,只是因為自己早了幾年畢業。經驗和學歷不值錢,一級榮譽到了他朝君體也相同。

師弟在網上謂,行業進入黑暗時代,是因為我們這一代物理治療師的高考成績不比他們好,卻在開始接班領導行業發展。和被老祖宗問到甚麼成績畢業一樣,原罪,跳進黃河也洗不清。誰說這一代現在已經可以完全做領導角色?臨床工作量不會因為肯承擔其他工作而有所斟酌,既然升遷都是論資排輩而非週年評核表現,為甚麼還要拿這些苦來辛?就算肯吃虧,做了,事業階梯大塞車,履歷表上多了這一行字,代表的又是甚麼?

5年,一樣多的問題,卻少了這樣的一個大草坪來躺下,思考怎樣去解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