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書上的憤青留言是這樣寫的:

「當一個政策會令大家淡化, 甚至放棄自己的名字,或者令自己停滯不前, 不能獨立,這個政策還是好的嗎?」

可能是因為夜深,回應是辭不達意,一直縈繞心頭的是:真的是因為政策弄得如斯田地嗎?

早兩天看到有線的《我的父親母親》,訪問一個泰拳世家。辦公室女郞因為興趣接觸泰拳,遇上現時是夫婿的教練,決意在沙士期間放棄穩定的辦公室工作,全程投入泰拳教學和拳館作終身事業。由於時勢加上業內鮮有嬌滴滴的女生任教練,作為母親的自然大力反對,當時更因為收入減少沒有家用回家,被母親以不做家務作制裁。

香港從來沒有真正支持體育項目的政策,經營泰拳館和國術館不同,拳師不懂骨傷科兼營跌打業務,純粹以教拳收學生維生。

經年努力,連弟妹都受到姐姐感染成為泰拳教練,在全港比賽得到佳績。

她在節目中有一句說話教人印象深刻。「以前的辦公室工作,雖說要一定學歷才能勝任,也帶來穩定收入,但從來沒有給自己『專業』的感覺。醫生、建築師、會計師、工程師是一般人心目中的專業,在我而言,只有泰拳可以給自己覺得自己在經營一個專業,不論多少比賽錄影帶要看,練拳練出多少傷痕,也孜孜不倦地向前邁進。」

如果人人覺得自己做的是專業,就沒有清潔工人將漂白水混哥士的再演變成爆炸,也沒有車房工人會魂斷在車輪下。收入更低的職業,尚且有東西也要行內人知道和恪守;忘我不等於忘本,但太多人將之混為一談。迷失了,卻抱怨迷宮的路太難走。停滯不前,只怪自己沒有動力找出路,不可以說有繩子在上五吋下五吋絆倒自己。有動力,走錯路也會狠狠地摔了一跤,告訴自己走錯了寃枉路。

若果有動力,真的有這麼的連步舞,插了翼就能飛了。

「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以賽亞書40:3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