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閉翳,老公更甚。

有不少有幸福家庭的,可以有家人察看他們康復進展,關心著回家需要甚麼器材。

但更多的,是五十來歲的保安(<–似乎真的是高危職業,還是因為最低工資政策令數增加而隨機令病人人數上升?不得而知),單身,上有高堂照顧;又或者是在內地娶了太太長年分隔異地結了婚還是獨居的,但染上危害身體的惡習,又煙又酒,血壓膽固醇血脂,儲齊全套毋需加料再中風。

難怪長駐外地的我也不難發現,單身獨居的男士,因為「麻甩」,對自己的生命的豪邁奔放、不拘小節,到頭來在病榻裏被困住,還因為跌倒風險被五花大綁。不論古今中外,難逃宿命。

獨居老公再無力照顧自己,要住老人院卻不想房署收回自己(那可能有垃圾堆到頂)的公屋單位;內地太太以為剛申請到單程證完成嫁香港丈夫的終極使命,到了香港才知道丈夫罹患重疾要長期照顧,也是因為公屋政策不可以將老公送進老人院,唯有硬著頭皮替他起床轉身上洗手間換尿布。

有香港太太的也不必太高興,她(們)可以用長期痛症工傷倍償作引子,以無力照顧作理由將丈夫送到老人院,不想獨居都變成獨居。女人撐了在心頭三十年的樑木,終於可以清拆重建。

「他 怎 樣 從 母 胎 赤 身 而 來 、 也 必 照 樣 赤 身 而 去 . 他 所 勞 碌 得 來 的 、 手 中 分 毫 不 能 帶 去 。」(傳道書15:15)

租來的公屋、娶來的妻子,也沒有改變孤獨終老的命運。以為男生畢生追求的「四仔」──車仔屋仔老婆仔bb仔帶來的,也不定是男仕想得到的安全感。

老公,老婆,就這麼一輩子,難怪你們的皺紋在告訴我那積壓了一生的哀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