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年在華叔彌留醫院的時侯,讀過他的床邊的訪問,出處已經不記得了。談都是年青時的軼事,民運、教協等等東西。報導有一段側拍,在訪問期間,一位物理治療師,走到華叔的床邊,說受醫生所託要看他的肩膊的痛症。

一大輪檢查過後,物理治療師只在肩膊貼上TENS,然後悄然地走開。

晚年華叔身患肺癌,肩膊痛症可以由癌症擴散過來,我看過的癌症病人,沒有甚麼人的痛症可以找得著物理治療師。醫生的轉介不當,收來「垃圾症」但因要「做好盤數」不可以停下來,唯有每天例行公事草草了斷。

包括,在花時間做一些沒有療效的所謂治療法。

民主,孫中山先生說過是治療社會民生的重要一環。雖然進展緩慢甚至有倒退情況,但一天燭光不滅,仍然可以薪火相傳。

若做的事明知沒有功效,繼續做會覺得虛空的事情在侵蝕自己的熱情和志氣。

事實是沒有功效,但以為有功效而一直盲目地做下去的,是天下間最愚蠢但可能比較快樂的一件事。可能這種迷信,是不少人的生存之道。

還是別打爛別人的飯碗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