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版頭條,李娜歷史性地在法國網球公開賽的紅土場上奪冠,成為得到冠軍的第一位亞洲人和中國人得到這項榮譽。

我靈機一觸,在床邊的雜誌架上找回今年四月號的香港版《ELLE》雜誌的專訪。採訪是她完成澳洲球公開賽得到亞軍後完成的。

「在慕尼黑的生活簡單規律,住在一所運動學校裏,專心訓練和康復就全部。之所以選擇那裏,全然是因為看中了德國的康復醫學,和阿爾卑斯山和萊茵河的景色都無關。問她要了每天的作息時間表──六時起床,吃早飯,乘七時二十分的地鐵到訓場,八時始體能訓練,十時物理治療師會幫她做四十分鐘按摩,十二時乘地鐵回到住處,往後的練習、吃午飯和繼續練習。到一天訓結束,回到房間,洗完澡,已經九時。『沒有時間做其他的事情,也沒有時間有其他的興趣與愛好。』」

隨意搜尋她的個人經歷,她開始在大滿貫賽事有好成績,都是離開國家隊後的自僱生涯。她要用自己的收入供養教練、身為陪練員的丈夫、運動專科醫生、物理治療師等等支援人員,大滿貫的巨額獎金,當中都包括他們的花紅。

當一眾中國的星級運動員都向外求支援人員,背後的潛台詞是甚麼?

不是説2008年很多同業都跑去國家隊奧運場館做臨場義工的嗎?最後還剩下多少人為國家隊服務?從天堂跌回凡間,為國家運動員服務只是物理治療師偉大的的思想自瀆。

不是說老教授們協助國家隊贏了多少塊奧運獎牌嗎?那為甚麼以運動醫學和物理治療自居的香港,人人不想唸手力治療就是運動員治療,到最後有有幾多真是可以被球會和運動員包養,成為真正的運動物理治療師?

香港的物理治療師可以忍受長年在郊外沒有家人沒有電玩沒有娛樂卡啦ok連召妓都要「叫外賣」從三小時車程外的老遠送過來,沒有所謂城市人的所謂「生活質素」。你願意為一丁點機會可以為日後可能成為全球知名的運動員服務而令自己的履歷貼金,而將自己的青春換成悶蛋的生活嗎?

真正的運動物理治療不可能只是有比賽才到場替人紮繃帶的手作仔,而應該是像跑院舍一般的全人照顧。不願意跟操去熟習該運動常見的傷患作出預防,受了傷,才叫人上診所碌超聲波衝擊波,還叫人為了保住筋腱放棄和他們生計有關的運動事業,難怪香港有優材計劃運動員都不選擇以此作集訓基地了。

看著娜姐捧著獎盃穿的是耐克而不是李寧牌,同胞們不要再因為她是黃皮膚而在叨她的光了。

延伸閱讀:
個性李娜單飛後屢獲成功 映射舉國制之尷尬
球隊和老人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