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期5月號澳洲物理治療學會會員通訊專題,講及公營機構的物理治療服務要面對的挑戰。或許未必完全可以反映香港情況,但或許有點food for thought。

1) 實習崗位。澳洲近年因為人手短缺問題而大量增加物理治療學位,但撥款到大學後卻沒有足夠實習崗位承接。在香港,若來年學位人數增至110 人,再加上入門級碩士(MPT)課程的30 位學生,同時要提供的實習位置比前大幅增加,就算有撥款,公立醫院人手不足以配合,仍然影響教學質素。

香港學生比外國的幸福,通常都有高級物理治療師(SPT)全程照顧,不像其他國家在教學人員在原本的工作量上再加上帶教職位。但學生人數如此增加,學生會否仍有這樣的luxury?

2) 過時的撥款機制。公立醫院一直都未有好的機制評估工作時數和工作性質去制訂人力需求,錯配時有發生,例如在深切治療部一天要做兩次或以上物理治療被當作一位病人而不當作兩人次,文書工作時數時常被低估,甚至近一年炒得熱烘烘的醫院認證計劃等等,影響部門經理沒有適時及確切的數據向總部爭取更多治療師或其他支援人員,前線員工壓力增加導致今天因私營市場蓬勃而引發的離職潮。

3) 臨床知識的增長。由於學生的學術水平愈來愈高,在澳洲除了學位更有碩士甚至博士入門級物理治療學生,帶教老師需要不斷進修爭取更高學歷和知識去應付不斷提高的課程要求。醫院內部的初級職員的強制性在職培訓和新事業階梯亦要求中高層職員不斷更新知識,而醫院亦因人手分配問題而難以讓中高層職員放假進修,是另一種對中高層物理治療師的無形壓力。

4) 員工要求。「八十後」的情況一樣影響公營機構發生,已有不少調查發現這一代的物理治療師在公營機構有更多更快的晉升機會、工作私生活的平衡、新穎有趣的工作性質和僱主提供更多事業和專業發展。不少醫院做事的同業始覺得有某些高級治療師在知識上和軟技巧(soft skills)上跟不上時代步伐,於是便以「學不到東西」由選擇離開。

5) 外患變成內憂。公營機構以為職員離職一定是因為轉投私人執業市場,但事實並非如此。澳洲的物理治療師改行的比率並沒有因為人手短缺而減少。為甚麼看起來不愁沒工做,總算薪高糧準的專業都有這麼多的同業選擇改行?澳洲本土的原因包括碩士班的醫科課程對物理治療畢業生選擇入讀的優勢,改行當醫生收入更高當然是改行的主要原因。

而香港則有不少同業因為轉介問題和其他取向選擇修讀中醫、脊骨神經科、自然療法甚至法律課程,畢業後在市場執業甚至有「去物理治療化」的跡象,原因似乎如出一轍。

所以,增加收生是否真正解決人手問題,值得深思。

6) 擁腫的咨詢架構。小至香港的醫院內部到聯網再到醫管局總部的溝通都時常「斷纜」,甭說澳洲了。

7) 傳承。物理治療的執業範圍在公營機構愈開愈闊,若每間醫院都要提供人手去擔當新服務(例如兩地都開始流行的急症室骨科病症分流服務),若沒有人手去填補原來治療師的基本服務,將會變成前線員工的壓力,這現象在規模較小的醫院的衝擊比較大。

8) 資歷架構。澳洲和香港一樣,傳統在公營機構的晉升階梯只有管理一環,但有時部門裏差不多一百位治療師只有一位經理,似乎有點摸不著邊際。新加坡在兩年前己開始著手改善專職醫護人員的事業階梯,增加「臨床」和「教學/學術研究」的路線圖,變相增加晉升機會,似乎是當中的出路。

9) 財務知識。物理治療師不論在公私營機構都需要財務知識去管理短期或長期的新發展服務。公機構裏的管理階層要知道如何利用物理治療師的知識和既有資源做出成效和成本上比原有模式更佳的服務流程,但一般的物理治療部經理都沒有相關的知識去處理這方面的數據。

很多同業都說,香港的公營醫療體制將近「爆煲」。

隨意一數,澳洲的情況套到香港那兒,也有相似之處。要思進取,還是要走去固有的舒適地帶吧。小修小補,還是貼不到大毒瘡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