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0133 

曾服務過兩家醫院。兩家醫院的物理治療部都有運動水池,而水池的作用,除了是因為要服務病人,提供水中運動班外,兩家醫院的水池都有另一個特別用途。

每次物理治療部有同事離職,他總會在上班最後一天被「後同事」一鼓作氣地丟進水池中。通常離職的同事下水後,會用自己濕漉漉的身軀擁抱同事,「感激」多時共事的照顧。

其中一家舊東家的人說,扔你進去,是要你永遠記得曾經在這家醫院服務過,和英文常用的俚語說「Shower of blessing(祝福之泉)」來揶揄你;另一處舊東家的同事,沒有怎麼特別解釋原因。

兩家醫院的物理治療部都是在地區業界內著了名,是因為工作壓力太大。扔人下水,似乎也引申了意義,走的人要「過冷河、脫苦海」;留下的人,以這種近乎虐待的行動,將自己釋懷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痛苦身上。

應該像基督徒的洗禮一樣,入水,出水,就變成新的人,而不是變小芙蓉這種厲鬼。還是連鉛華都洗盡了,回頭一看,還不是一池死水;洗,都不會清?

愈來愈覺得物理治療師已經成為了偽醫護人員。冠冕堂皇地說我們超越了生死,倒不如說自己已經被邊緣化到觸不到生死。水池的作用,除了證明自己在醫院環境下的浸淫外,也用來照照自己是怎樣的一隻醜小鴨,飛不高,跑不遠,燒來吃也不比燒鵝賣得好價錢。

難怪很多小鴨都是膠鴨,寧願在水池中載浮載沉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