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高級心臟拯救術課程,其中兩個課題,是關於中風和心肌梗塞的用藥分流。

若病人患的是適應症,病發時間在空窗期(一般中風為最後正常表徵3 小時內,心肌梗塞是出現心絞痛的30分鐘內),可以用上圖的tPA(tissue plasminogen activator)。在病人送往急症室途中已經通知醫院急症室,預備並急症科醫生用藥,增加存活率,減少隨後的併發症。

這應該是繼止痛藥arcoxia後最威脅物理治療師生存的藥物。arcoxia最多都是止痛,但當這tPA可以:

1) 加快梗塞性中風康復,大大減少中風後所需復康。
2) 減少心肌梗塞對心臟肌肉和血管的傷害,加快回復一般日常工作所需時間。即是說很大可能心臟復康都不用做了。
3) 香港比較少見,但已經有科學文獻指出tPA可以減少凍傷病人需要截肢的機會,即是說連四肢截肢的復康都不用怎麼做了。

當你受過高級心臟拯救術,知道有這樣的一隻藥,看見在你面前出現心絞痛或中風表徵的人,你身為物理治療師,你仍會捨身救人,還是因為自己或者行家的生計扮作不知道這東西,故意拖延病情?

似乎我的心腸開始變得狠毒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