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的晚上,家裏的男人都不在。我和老媽在吃晚飯的時侯,她隨口說道:「噯!你知道嗎?那個呢……黑眼圈很大的那個物理治療師呢……今天又上節目呀!他今天在示範啪頸呢!」

「他在電視節目示範啪頸關我屁事?」

「那你又會不會啪頸?」

「這個世界有很多啪頸解決不到的問題,況且啪頸可以解決的問題,可以用風險較低的手法,為甚麼一定要用啪的?」

「那即是那數十萬的學位教你的功夫仔不行吧!」對著老媽,沒她好氣,但最後我都找回片段來看。


(可以在3:45開始看)

其實心裏沒有甚麼特別的意見或想法,但我即管將這段片放上面書牆。

然後,舊同學、新老闆,很多行家將它傳來傳去,然後,討論的火藥味也開始愈來愈重口味,氣氛比幾個月前的入門級物理治療碩士課程更劇烈。更神奇的是,新加坡舊同事都加入戰圈,內容大多都圍繞「為甚麼不解釋啪頸風險就下手?」「沒有檢查沒有X光,如果女主持死在鏡頭前就糟糕了。」

直覺告訴我,他在用啪頸來耍帥。但專業之所以為專業,是因為每一位專業人仕的執業都有一定甚至統一的水平。但問題是,不是每位物理治療師都懂啪頸,業界不應容許這種有機會踐踏其他同業的行為。想抬高自己,但倒頭來將被解讀成踐踏其他同業,何必呢?

第二,就算是醫生,也不會隨便在鏡頭前向節目主持打針、下藥甚至做手術去證明自己有多厲害。專業所謂專業,就是有一種黑箱作業式的神秘感。活生生血淋淋地展現了出來的,「乜咁咋?」通常在鏡頭前看,只有令大眾失望,電車男用上特定洗面膏,是永遠不可以變成木村拓哉的。再者,這些手法,中醫懂,脊骨神經科也懂,甚至天下間很多人自己都可以自行啪頸,但頸痛可以就此解決嗎?

說來說去,都有點多餘。雖然,我有點擔心他會否收律師信。

延伸閱讀:
黑眼圈牌物理治療
周教授的頸痛智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