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接了些散工,到不同地區的安老院探訪,以得知他們的生活狀況。

做院舍的物理治療師從來都沒有這樣的閒情逸致。通常做好手手腳腳的痛症,做好行走平衡力測試訓練便拍拍屁股走人。他們過去數十年經歷過的人生,因為匆忙,所以被忽略了。

若你發現你的八十多歲院友年青時是:
1) 皇仁書院高材生,高級退休公務員,記憶力比一天玩遊戲機十多小時的年青人更厲害。
2) 退休女教師,六十多歲時趁樓市還熾熱時將自己的房子賣掉住進政府院舍。人人當初說她笨,到了今天朋友卻因為沒有錢維修自己的老房子而反稱她有遠見。從此她不需要煩惱要不要把房子做逆按揭,享受人生。
3) 未婚媽媽。在她那時代談自由戀愛已經是走在時代的尖啄,還要因為要留住有情郎以腹中塊肉嫁給這麼一個二世祖。丈夫吊兒郎當,婆婆熬苦一生,卻仍覺得這男生嫁得過──因為,他「真係好靚仔」
4) 知道丈夫有外遇,不惜一切做隆胸手術,聽說矽袋到今天還留在體內

由九十年代的「老泥妹」「古惑仔」到隨後的「MK仔女」「援交少年少女」「維權人士」到社會的另一端─律師、醫生、建築師,到了八十多九十歲,很大可能會被安排住在同一屋簷下。

有點諷刺。至少,經歷在數十年後會有這麼的一個「死靚妹」故意挑起話題來問時,可以炫耀自己一番。活出豐盛人生,不外如此。

當然,以後我不會再看小平衡力不好的老頭兒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