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提要,醫學會主席蔡堅說:「如果你真的如此厲害,覺得做大學教授夠資格在街外接症,便應該經得起執業試的考驗。」

物理治療師呢?

由澳洲官方數字來看,由2003年至今,只有一位香港畢業的物理治療師成功經過考試途徑進入澳洲的醫療體系。歷年也有少數同行經紐西蘭提交申請,再利用紐西蘭牌照轉至澳洲牌照,需時可以一等便數年。

如果不是沒工開,很多時侯人們都不會走至這一步的。在澳洲唸書期間,本地物理治療師告訴我,有很多三、四十歲的治療師,在英國、愛爾蘭畢業,事業略有小成,但歐債危機令保險政策緊縮而不能在私營市場維時生計(尤其在市中心)。他們若想到澳洲執業,要由筆試開始考起,再要找到當地的醫院、診所「跟師傅」作有限度執業準備臨床考試。任你說你有專科碩士,一切都要從新開始,還沒有把握可以合格。在有限度執業期間,做的東西和物理治療助理沒有太大分別,寫的任何病人紀錄都要註冊物理治療師加簽。

或許這些就是早前香港醫學院外藉拿有限度執業資格人仕的中年危機。

所有先進國家都是這樣執行註冊制度,只怪這些老教授早就錯過了自己讀書考試的黃金年齡。

再引申下去,老教授真的可以能看症嗎?他們在大學診所裏會有些甚麼奇難雜症不得不要他們去醫?老教授如果沒有回去公立醫院看複雜病症,有叫座能力和教學素材嗎?我在面書上有這分享過年前的一件小事──因為醫院人手緊絀,多年沒有在前線看症的部門經理出山到私家病房看症,怎料上去看第一個病人已經招惹到投訴信。

而教準物理治療師怎樣看症的,就是這些已經很多年沒有看症的老教授。事情有點荒誕但每天都在發生。

不能不對行業的情況擔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