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有病人因為扭傷腳踝骨折,骨科醫生在她的小腿骨鑲了鐵釘。

我問我的病人:「手術後已經4、5個星期了,你還需要回醫生那邊覆診照X光嗎?」「醫生沒有甚麼跟我說哦。她好像胸有成竹,沒有甚麼特別口訊給物理治療師。By the way,她現在只做腳踝的手術,多一個關節都不會接。」那天病人上來的時侯,已經私自將靴子脫下來走路,並沒有任何痛楚,走路姿態也沒有那種典型的一拐一拐。

回想以前在公立醫院的個案,這類手術一般術後關節都被靴子固得牢牢的。六至八星期後,拆掉靴子,關節會變得異常僵硬和腫脹。怎樣動手做運動,都沒有可能恢復。日積月累,很多都有副作用形成複合性區域綜症侯群 (Complex regional pain syndrome, CRPS)。整個關節會變成鮮紅色,碰一下都異常痛楚。

所以,那時骨醫每個月指定物理治療師做甚麼,目標活動幅度多少,教每種運動都要小心翼翼,多一種疑似對關節筋腱太大壓力的話,經理都會收到骨醫投訴,生怕我們走得太前,會弄壞自己的心血結晶。

回顧這兩種情況,才想到那些對自己的手藝沒信心的醫生,才會這樣抓著我們的脖子來做事。一封封醫生信,美其名是促進醫護間的溝通,其實是疑心極重的伴侶,擔心對方劈腿,辜負了他。

沒有虛心聽對方的想法,其實是因為自己心虛。沒有理智和感情相信對方為自己做事的好處,局面只會三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