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道歷史遺留下來沒完沒了的問題。隨意找一方來說明都會有偏頗,所以我只想分享一位運動生理學家兼他們老師的觀點。

話說學校的物理治療和職業治療三年級學生共修運動生理學。題目要求他們利用氧氣消耗量(VO2)的實驗室器材,去解答一些治療師在臨床上遇到的問題。學生要自己找數名目標群組,分成若干組別,進行測試後進行數據分析,最後再找相關文獻總結成臨床上的應用。

導師說,職業治療學生可以找到實驗室和臨床的關係,「故事」脈絡較清淅,擷取的文獻亦幫助立論,也沒有原稿搬字過紙的習慣,分數普遍較高。

相反,物理治療學生只懂得「強姦」導師的想法,只想草草做完,還硬將實驗室結果和臨床應用胡扯一起,以為統計上的分別也直接反映臨床都有如此分別。立論支離破碎,也有抄襲文獻之嫌。

倒也沒錯,直至畢業後三數年我才醒覺陽性的臨床測試不一定代表病人確診;病人就算半月板十字靭帶被粉碎,臨床測試也未必能反映出來。原來這兩家人尚未畢業,已經看見他們為甚麼有如此的職場路線圖──擅於說故事的,就算根底不深,也令人將感情投入下去,展示出令人嘖嘖稱奇的生命力。

又或者,如這位生理學家如此說:另一樣更優勝的,是一般職業治療師都比物理治療師漂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