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香港,經歷多了,可以寫的東西少了。

直至昨日。教授向我分享一些關於動作發展遲緩的兒童,原來很多都有目光專注問題。她著小朋友到聽力診所驗耳,發現他們的中耳、前庭都有不同程度的衰弱,影響閱讀能力和坐立平衡。

我問道:「他們做這測試的時侯有眼球震顫(nystagmus、saccades)的時侯覺得天旋地轉時,不是會覺得很害怕,會哭著喊媽媽的嗎?」

「這倒也不會,反之,他們比我們想像中更鎮定。」教授答道。「他們可能從小已經習慣了這情況。當目光追不上目標,就算出現暈眩,從來都沒有其他人,包括父母告訴孩子這是一個問題。雖然,他們在平衡力、專注力和閱讀能力上因此追不上其他小孩,但他們早己適應了天旋地轉的離心力,在檢查檯上反而顯得格外平靜。」

這和中年人和老人家分別很大。很多時侯,就是同一種離心力和無助感,令他們覺得要找耳鼻喉醫生求診,再送到前庭復康。若果他們在測試期間感到暈眩,會大叫大嚷,甚至出現神經衰弱(panic attack)、呼吸困難情況。

見慣風浪的反而不以為然,自我和環境失去聯繫,又或者只是「和以前不一樣」,就足以看到人類的適應力。

而家長就會因為自己的孩子追不上其他的,套用這一些檢查工具,標籤孩子,被認定成子孩子需要「特別照顧」。孩子在學校的課業做不好,在同儕間被排擠,大人藉此找到一個贖罪的理由。

再細看問卷的項目,發現自己小時侯貫徹始終是個clumsy kid。手腳不協調,握筆超用力寫穿練習簿,上芭蕾舞課做的動作和其他子孩子完全相反,擲個球都擲不準,坐一陣子又支撐不住姿勢,若干年後卻成為要教人動作要協調的物理治療師,可能是上天給自己最大的一個玩笑。

麻煩,是別人套上去的,還是自己找回來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