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所有人都忘記了,其實當中要搞的惡棍從來沒有停止過。

早陣子我終於收到脊醫管理局關於美國脊醫考試(NBCE)「物理治療」選修科合格可否在香港行駛「物理治療」一事的回信,得出以下重點:
1) 脊醫管理局原來和物理治療師管理委員會是共用同一個秘書署,同一位秘書竟然可以分身以不同職稱回答我同一道問題。
2)貫徹政府官員為太極宗師、人肉錄音機的神乎奇技,同一位秘書互相推說是另一委員會的職能範圍。

有見事件已經糾纏超過半年都沒有確切答覆,我決定去信到申訴專員公署投訴。從專員那邊得悉他們會對物理治療師管理委員會隸屬的衞生署進行調查,更竟發現脊醫管理局不隸屬於衞生署,更不在申訴專員可以調查的政府部門內!

受不起申訴的所謂管理局,可以對香港市民的健康作多少承擔?

脊椎指壓完全被擠在公共衞生架構外,真的如某些行家說的是要脅嗎?

那且看衞生署如何自圓其說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