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來的差事﹐是寫學術文章。

找出自己的論點有何出處從來都是極度浪費青春的苦差,但不做搜尋恐有抄襲之嫌。以前唸大學本科,做法停留在用資料庫找出論來,打印再重新將出處打在文章後部份。功課本來就糊里糊塗完成,要參考的文獻亦不多,加上大部分習作都以小組形式完成,同撈同煲,估不到這樣就可以畢業。

到了碩士年代,資訊爆完再炸,寫一篇習作,孤身作戰,動輒數千字,文獻可能多達一百份,想管理它並不容易。記得那時剛開學,學校特別安排一節圖書館時段,教的就是找文獻和使用參考軟件。

在場所有學生對一般搜尋當然沒問題,但當到了文獻搜尋,圖書館經理教大家用EndNote,問題就來了。

本科在昆士蘭大學唸當然不成問題,但世界其他地區的學生看著操作手法,雖然軟件被經理吹噓成「學術文獻的iTunes」但令不摸不著頭腦。如何匯入匯出連結原文,教人摸不著邊際。

蘋果電腦的用家更投訴說,不如用Papers

我自己原本都相安無事,但直至下學期,我的微軟辦公室軟件升級至2010版本,才發現兩者不能兼容,是科技界和學術界的一大災難。

結果,我要逐篇標題打在辦公室軟件近年新設的文獻整理的資料庫,印出來的文章才可以見人。但一到了小組習作,當一人用EndNote一人用Papers再加上用辦公室軟件內置功能的我,就像低能兒玩二人三足,前仆後繼,拉牛上樹。

如果Google Scholar有像Siri般話音智能搜尋的功能,問完米立刻找到出處,世界應該更美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