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士蘭大學近年很用力去連繫校友網絡,更特意為醫療科學系畢業生設立專研組。早前大學更派員專程從澳洲到新加坡和香港,舉行聚會。

與會有一位小伙子,剛剛七月主修biomedical science回港,剛剛趕不上尾班車報讀理工大學的職業治療碩士入門課程。他仍然很想入職業治療,趁暑期這個空檔跑去耀能協會做臨時工,儲足經驗再找機會。

他想入職業治療,是因為職業治療可以透過管理人的認知(cognition)那種懾人的魅力。和一般人一樣﹐我問他為甚麼不跑去唸臨床心理學,最後也是DIY可以做手作仔的東西教他有這種堅持。

認知者,從來都是他們惹起和別人爭端的導火線。

有哪一門醫療有關的科目完全不需要管理自己和服務對象的認知?就物理治療而言,現時研究長期痛症(chronic pain)的皇道已經不再是用甚麼運動做多少次,而是人的認知和想法怎樣影響治療效果。

再觀乎物理和職業治療的所謂治療方法已經被高科技蓋過。剛剛在TED.com看到現時的義肢已愈來愈輕,裝戴容易,更可以利用手術將原本控制手指的運動神經搬到義肢可以接收範圍,將原本要交給物理治療師的訓練由八個月大大縮短至自行練習兩個月。震波不再是用來耍帥而是和康復有關,改善截肢患者的生活,做手作功夫仔的治療師的存在價值,只會反映在政府撥款,將之愈壓愈低。

再拘泥於誰人搞認知,直至大家都腦殘的時侯,也會令想入行的人感到迷失。中間再有程咬金坐收漁人之利之日,已不遠矣。

下筆之時﹐剛收到消息MPT和MOT的社署撥款因為學位收生110的情況下只有一屆。面書留這一出半小時內已經有8位同業「喜歡」這段留言。MPT、MOT是否在製造為非政府機構勞役的怪胎還是未知之數,但香港同業還看不穿外國的的入門碩士課程也不是為本地醫療產業注入新血而純綷為了賺外匯。觀乎我在理大看到報讀的都是真假洋人居多,理大在籌款仍算弱勢的時侯,我計,就算社署撥款沒有下放下來,若得到本地和外國註冊,甚至吸引外地生,所謂「怪胎」還是會一屆屆地長出來的。

(下期預告:最緊要平,最緊要靚,最緊要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