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醫院工作的同工,都侍奉著兩位老闆。物理治療部經理和自己工作專科部門的醫生中間的拉鋸戰,中層的所謂分部負責一級物理治療師總成了磨心。

曾經,醫院管理層欲將各專職醫療職系,由現時主要各自管理,轉至各專科旗下。經理氣得火光,聯手尋求員工反對這項建議。最後,事情好像不了了之。

又曾經,某些專科的主診物理治療師在履行自己的職責,有時有事情向上級反映不果,向顧問醫生反映卻發現意見相類似甚至一致,畢竟還是向著同一群病人服務,英雄所見當然有相同。醫生強出頭,將龜波氣功回彈給經理,經理都將它解讀成「手指拗出唔拗入」,以後在部門會議甚至周年表現評核都不可能有甚麼好下場,好結果。

原來這一行也挺奇怪的,醫院同工的表現,原來不是和自己處理同一組病人的上級評核自己的表現。那些年,我在醫院工作的糧單,因為外勞政策,被放在某專科而不是在物理治療部,上級每次有些甚麼跟我說,其實之前都在兩者中間折騰了好一陣子。

又假設自己看老人專科多年,自己的工作表現,應該由那運動專科出身甚至已經多年沒有看症的部門經理,還是跟自己合作無間的老人科醫生去評核?

終於明白經理反對這政策,可能是因為要好管這些閒事去證明自己在醫院的存在價值,多於為自己的師弟妹所謂的那樽鹽,專業的尊嚴。

我有點後悔簽了那個字。

延伸閱讀:你老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