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事辦公室職安健的校友在聚餐時向我講述一個關於她客戶的小故事。

跨國公司搞職安健,因為要總公司批核所有關於員工培訓的撥款,培訓人員的學歷資格一定要老外認受,牌照更一定要總公司審批。

本地公司,為了減輕成本,通常將貨就價,也是脊椎指壓同事的切合點。借助他們對脊骨和醫學的「獨特」見解,舉辦護脊講座,尋找目標客戶。從這一門技術開始之先,他們從沒有當服務對象是病人,而是老闆、米飯班主。政治是否正確,請君自行判斷。

但有些公司最後都找回校友。原因是,有好一些脊椎指壓同事在原本應有一小時的講課中講書,頂多有短時間有運動時段;但他們只用了十分鐘講課,然後全程都將每一位參加者的脊椎仔細檢查一番。一般公司醫療保險都沒有包括脊椎指壓費用,而在這些同事眼中沒有任何一條脊椎是完美的,就算沒有任何病徵都需要整治一番。當員工從他們老闆請來的收到這些信息,老闆的處境就十分尷尬。是自己請來的「專業人員」說員工的健康可能因為那「錯了位的脊椎」需要整治,又沒可能再掏腰包到他們的辦公室求診。想封好錢袋,卻會被員工說老闆置員工健康於不顧。但全香港又有幾多公司受過這些教訓,而懂得去找根正苗紅的專業人員去處理。

但連拿正牌的都和要用這些曲線方法的看齊的話,公司還要找哪些人講健康講座?人體工學在昆士蘭大學是全日制碩士博士課程,所謂職安健,人體工學專研的同業,又有多少這方面的知識?

這等於叫我這個澳洲地獄廚神到flying fish煮龍躉。難怪事情如此倒胃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