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中四。一場乙組學界乒乓球賽事。賽制仍然是21分一場,9局5勝制。到了第五局,輪到我站在檯的一端,由我先發球。贏了這一局,已經足夠我們球隊在下學年升上甲組。

突然間,我彷彿忘了怎樣打乒乓球──自小二開始學習,到中四應該學了九年有多,但發出第一球落網的那一刻,我知道這一局要守不住了。

到了賽局中段,老師知道事情不妙,叫了個暫停,緩衝了一下情緒,也叫我「別想太多」。愈想抑制自己別想太多,腦海的東西更塞著自已的思路,把如何發一個好球瓦解成如何拋球,球拍的位置,擊球的甜心位置(sweet spot),然後……一事無成。

事情到了我打第七局才得以平息。第六局時我買了瓶寶礦力跑到體育館外,將目光聚焦發球要落在的那一點上──最後總算力挽狂瀾。

那一次我尚算幸運,但隨後在我的人生中有著大大小小的「凸槌」事件,也不是每一次都如此幸運。在要表現自己的時刻,腦裏的不同腦葉在爭取應有的資源,導致表現失準,這些事情不只發生在你和我身上。相信大家都不會忘記當年碧咸在世界盃的最後一球決勝十二碼怎樣砸碎不少球迷的心,要表現自己多年功力的時侯在數以十億計的目光下搞砸。

當這樣的壓力鍋就在自己的工作間,每一位進來這個鬥獸場的「對手」要和自己熬個一品鍋,最後,因為再重新再想事情要從何開始,變成「一鑊熟」。

四步,索繩向外翻,向自己的幸運戒指吻了一下……那就可以避免自己多年的心血被choke掉嗎?心理學家告訴大家,這不是事實,反而,要將自己對競賽和表現的態度改變。他們說,要將思路由「『享受』比賽過程」,變成「將所有心思放在比賽的目的」。不論是將球在哪一點,歌謠的高音有多高,甚至用拇指放在病人身上找出那惱人的壓痛點……一切目標為本,以前學習過的只是達到這個目的而舖的黃磚路。

再凸槌,只是因為捨不得。況且,碧咸這記十二碼已經被隨後的好成績,包括最近的美國聯賽冠軍蓋過。畫面上面的雪花,證明事過境遷,也不要讓如此一球變成自己的絆腳石。

p.s.:特此鳴謝福山雅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