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們一起在卡啦OK房唱張如城。「今天今天星閃閃,明天星空更閃亮;來吧看吧熱愛巴會停,風風雨雨都不怕……愛意永不會變改」

任由高登仔如何恥笑,身形如何發福,他仍然屹立不倒,至少比一眾「一碟歌手」來得幸運。不少大學更喜歡找他當歌唱比賽的表演嘉賓,因為他甫出現肯定會帶來一陣騷動──如果你相信會場的歡呼聲和被女「歌迷」狼吻是人氣的指標的話。我最近去過一次校友聯同商會搞的社交場合,其中一個主辦單位邀請了位一碟歌手撐場,但他有他拿咪,在場人仕還是會自顧自的交換咭片,摸摸酒杯底。誰比較紅?甭我再講了吧!

在近來無線j2的訪問中,張如城不只一次提及他可以繼續做唱作人,是因為內地有官方組織向他邀歌,在一些晚宴場合中表演。這些機會,可能是連陳奕迅都不易得到。難怪他也在節目說,自己感到十分榮幸。

我們首先以他在談吐中表露的單純,假設這些事情都是真的。

大家好像從來沒有想過這位曲風和孔慶翔不相伯仲的人為甚麼會有內地高官不斷向他邀歌。正如唐英年歷年不斷在傳媒面前出洋相,都仍然有國際巨星、金融才俊甚至超齡馬姐支持他選特首。孔慶翔自2005年都沒有再於幕前演出,夏金城賣了的士出了最後一張唱片都已消失於香港樂壇。只有張如城,仍然可以拉隊到北京找來一大群龍套(看真一點,還有老外替他搖旗吶喊和他一起「be red」)拍音樂錄影帶。

正如唐生的家世,有世叔伯的世叔伯,加上感情缺失後仍然不離不棄(聽說當年唐拖了人家9年才肯娶,可能兩位都真的有價無市!)的太太撐場,這些不是「」,還可以是甚麼?

這萬千寵愛在一身,與生俱來,也叫我們明白,愛情真是盲目的,也難怪民意和勢頭不相稱。張如城的歌我們可以選擇不youtube在點擊來播,唐生的偉論卻每天在不同媒介在轟炸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今天唐生巡區,記者問他怎樣看有輿論形容他蠢,他問非所答,說自己龍年出生。

原來,他就是城城所唱之「中國的巨龍」噢!

延伸閱讀:
蠢? 唐英年:我龍年出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