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在英國定居的朋友在面書上有一被人瘋傳的照片,那坐在椅子上埋首苦幹的是前工黨執政時的外相文禮彬。(David Millband)

瘋傳,更有香港政客撰文,將之和最近某特首侯選人在金鐘地鐵站的參選宣言混為一談。我想事情不可以就這樣簡單可以作比較吧。

首先,英國現時由保守黨執政,身為工黨外交政策話事人,其實只在影子內閣,現時的公職都是一個小區的國會議員。往績還往績,人不在其位,毋須大費周章有保鏢那些甚麼的。況且,人家真的可以乘車返家,不像那位特首侯選人住在一些地鐵達不到的豪宅區,搭地鐵純為做秀。

正所謂「講嘢最緊要有牙力,睇牙就係要揀有實力!」請不要再將這位牛津和麻省理工畢業,自出身都是做政策研究,不在其位仍然孜孜不倦的全職政客,和一個有感情缺失、忽然關心民生的紈絝子弟放在一起。

最後,一個平日晚上,地鐵竟然有位坐。檢視倫敦和香港地鐵的年度財政報告,倫敦地鐵來自車資的收益佔總收入八成半:香港?若僅計算本地車資收益,撇除外國地鐵公司顧問收費的話,只有大約一半,其餘的都是和上蓋物業有關,若相信有地產霸權的人會覺得前身是公營機構的地鐵是當中可以賺得最淋漓盡致感到異常憤慨。然後,香港地鐵有見連車資都要「賺到盡」,將市民像沙甸魚般困在車廂裏,哪會像文禮彬一樣可以而而然有位坐,翹著二郎腿在批公文?

所以,那場秀,我將它聯想成一幅圖畫:小時住粉嶺火車站旁,每次有省港貨卡經過,整家房子都在抖,然後,有一股味道飄過來。聽說,那是豬的味道。到火車站等電氣化車卡,偶爾會見到這些車經過,那時的豬,和現在的地鐵擠擁一樣在車卡裏。

由得牠是被包養,被宰割,但至少要旁邊的人在忍受這臭氣熏天。我卑微的願望,原來只是一個像人坐的車卡,靜靜地坐著回家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