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通知要講一節書。在邀請信中,職員說會準備電腦和投影熒光幕,講一節10分鐘的課。

然後,我告訴她我不會用電腦做講課,只需一塊白板,幾支白板筆就行了。電話的另一邊好像有點詫異,但事前當我知道所謂講課的觀眾只有三個人,在一個可以坐十多人的會議室裏,一部電腦,偌大的投影白布幕,和中間千絲萬縷的電線,就像探監室玻璃,阻隔人與人之間的溝通。

根據統計,全球有3億人會使用powerpoint、keynote之類的簡報軟體。自從個人電腦開始普及,由小學生報告專題習作,到歷時個多兩個小時的講課,人人都因為軟體看似容易使用,將重點放在投影片上,以為可以做一個出色的簡報。但自此,除了喬老闆的產品簡報,有甚麼用投影片的簡報會令人有深刻印象?

以前,老師講書,課室裏只有一塊黑板,數枝粉筆,作為學生的我在努力做筆記,將老師講的書和黑板上的重點謄寫下來。現在的記錄片,課室裏講課的老師都用powerpoint。我不是想說powerpoint如狼似虎,要人人參與反powerpoint計劃,但在那「請在這裏輸入文字」的方格隨意填上些甚麼,就代表了這個將會是出色的簡報?

愈來愈多人忘記了,簡報的重點在講者,和他要講的內容。人人準備簡報都變成坐在電腦前,打開powerpoint,然後隨心將想講的統統打在裏面。最後,整張投影片都是字,沒有流程,沒有章法。打不完的字更延伸到講者註腳。我就不相信在演講時他們可以逐字啄回,最後更可能因為怯場而搞砸了自己的心血結晶。

有沒有人想過,黃子華講棟篤笑,根本沒有投影片在他身後?

更惱人的是,每講完一次課,主辦單位通常都會要求講者將投影片集成檔案,甚至列印出來分給觀眾。這也是另一個原因投影片開始愈來愈多字。筆記和簡報變成同一樣的powerpoint,卻硬要它們負擔兩種責任。投影片在紙上不同印法順序,更影響閱讀的順暢。

閱讀上面專家的文本,我開始懷念小學時用油印紙印習作,看著黑板字的日子。原來,這一直比現時用的熒光幕更耐看,更順眼。因為,從無到有的神奇,比用bullet points框住的所謂重點,來得更精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