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時遇到位「長者」。加上引號,因為她甫進來,我真的以為是職員搞錯了。

一位像我媽媽多於老人院阿嬤的女士。衣著光鮮得可以,黑底繡著紅邊的棉襖,窄腳牛仔褲配loafer。是那六十年代的陳寶珠《女殺手》造型,難得的是,數十年後的今日還能穿得下。她原來已經八十多歲,退休前是名時裝設計師馬偉明(Walter Ma)的助手,乍聽到已教我「嘩」了一聲,更細看她的髮型有點在抄Vogue老總,《穿Prada的惡魔》影射的Anna Wintour,。

她沒有拿枴杖,走路可能比我更快,腰板站得比我挺。

說她是老人院住客,我怎麼都不相信。她一直小姑獨處,優薪厚職其實也儲有一定的養老金,退休初期住在房協的長者屋,獨立單位有私人會所、醫護定期覆診,更加有M6機通淋巴,只是一段日子後發覺有老問題──錢不夠用。

她盤算過後,還是決定排隊住進政府老人院。等了四年,終於「上樓」。由自己的私人空間變成一間大房住六位長者的宿舍或多或少對這位獨居了幾十年的長者當然不習慣,所以她起來的時間大多都跑到外頭;亦由於她早年多游早泳,身體特別強壯,跟她做體能測試也引來其他住客和家人羨慕的目光。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日子會長得多麼厲害,日常開支也儘量應省則省──她已經很少再買新衣服,平常穿的,只是因為專業知識而懂得令衣服耐洗耐看一點。但她仍然快樂,可以和教會的姊妹談天、喝茶再逛逛櫥窗。

這個如cult的畫面,到數十年後,可能已司空見慣,如果大相信剩女在香港只會愈來愈多,老女生宿舍還會否像今天和諧?再看看老人院現時的設計,是否「八十後」年紀大時的理想居庭?那有M6機「轆轆下」日後可以發展到拉面皮打botox的長者居所,應該值幾錢租一個月?我們想繼續有自己的空間,還是像大學宿舍般幾位老女生用一支指甲油的居住環境比較理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