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除夕夜,我跟著我的朋友到中環廣場頂樓(75樓)的教會倒數。這地方,聽說是業主郭炳江知道有教會找地方,開出特惠租金,自此以後,每年除夕倒數放煙花,都有子夜崇拜吸引新朋友進場。

但頂樓的地方不大,要參加崇拜也不容易。要找到有人是會友,預早預留門票。門票到手,還要經過幾部升降機,每一次都要經過保安人再加教會義工,才到達三角形的尖頂上。

崇拜氣氛不錯 。約十一點半時當傳道人在講道期間,突然間有一顆綠色的火光在大廈外彈出。講者有點始料不及,識途老馬便解釋說,在正式午夜煙花前,晚上十一時開始每15分鐘有試放,以免到凌晨慶祝時出了甚麼亂子。

到最後一刻,人人都湧往向著國際金融中心那邊,每一棟大廈都做了相同的準備,屋頂倒數數字煙花的時間剛剛好,節目也順利完成。近鏡的煙火很美,硝煙蓋上的朦朧,喜慶日子頓時多了份淒美。

聖誕那天,我給朋友追問,教會應該是「門常開」,為甚麼要拿門票才可以進場。預約,是給主人家可以有個心理準備,要地方可以容納多少人。我們不是耶穌,可以用五餅二魚餵飽突然衝進會場的五千人;有甚麼大日子特別節目,要保證客人從容不迫享受主人家預備的節目,並不是說在最後關頭將衝門者拒諸門外。

2011年,是所有事情都是walk-in,衝關的一年,自己,身邊的人都措手不及。圖畫閃起的是十個童女省油點燈的故事(馬太福音25:1-10)要預備額外的油去準備隨時延誤的工作。自己做蠢了的是,油盡了,燈枯了,還妄想燈芯可以有甚麼奇蹟。

2012,應該是準備油再燒過的一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