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年舊文一則。英國研究筋骨症病人遇上醫生、急症室專科護士和物理治療師所得到的治療。

骨折的話,人人的做法都差不多,一定要照X光、打石膏等等。但對於同一種軟組織損傷,則有明顯差別。醫生對於下肢軟組損傷會比護士和物理治療師著人準備拐杖和開止痛藥。護士比另外兩方更容易開出護膝、手掛、踝套等保護裝置。物理治療師呢?遇到此情形大都不會開拐杖,不會開保護裝置,不會問醫生拿止痛藥,最會的只是叫病人回物理治療部覆診。

難怪,有復康用品銷售同事說,最討厭和物理治療師討生意。連學術文章都寫得物理治療師如此一毛不拔,但不見得這奴隸有財可守。

記著,在英國,急症室的物理治療師都是專科碩士。

曾經,若我在急症至,都會這樣執業。但再上一年唸碩士時,科學怪人用他畢生絕學,解答了對拐杖的迷思。急性軟組織損傷,其實需要拐杖減少運動量;痛楚,提醒傷者要休養生息,也促進復原。物理治療師「掃垃圾」太多,以為甚麼痛症都要不理好醜,做最大的運動量。

再之前,在中風病房工作。有位清醒的病人投訴中風那邊肩膊疼痛,第二天,我收到護士長開出的轉介信,要我們到貨倉拿手掛。護士長說一定要用手掛,但我查過藥紙,醫生沒有開止痛藥,應該不知道病人的肩膊痛,自己的檢查亦發現,病人的患肢喪失了大約一半的活動能力,但沒有脫臼情況,其實不應該用上手掛。爭論吵到病人會議,由急症中風部吵到換了主診醫生的康復科病房,醫生唯有硬說病人開始有脫臼現象,著我找個手掛回來,似乎不想得罪護士長。止痛藥嘛,好像和薄血丸排斥,所以沒有開。

手掛爭回來後,病人到最後都沒有穿上,就如沈佳宜的名句:「人生很多事情都是徒勞無功的。」

中風病要住院,對治療沒甚選擇。香港的急症室就算有物理治療師,都是急症室護士已分流的第三、四等優先病人。明白這樣的分工和急症室治療師通常都要分擔骨科病房工作,希望可以集中處理病人的做法,但也因此少了個黃金機會去爭取免轉介(如果大家相信這樣可以提升業界職能的話)。但我在想,若這樣的症沒有流到分流護士手上而是先給物理治療師的話,結果大有機會不一樣。

少了住院日數,也少了協同經濟效益,卻胡裡胡塗叫同事多了要跟進這一群病人的工作量,經理沒有因此多加人手。原先兩個有治療師駐診的聯網急症室,原先都堅持有專科資格的的一級物理治療師到診,但我知道已經有醫院要失守,因為離職潮要菜鳥單刀赴會,治療師的決定是否為病人最大利益著想?亦要想,非辦公時間和假日物理治療服務只可以僅僅應付病房需要,在醫管局沒有超時補薪/ 假的大前提下,又有多少同事肯為業界的版圖作合理的擴張,以保障往後110時代師弟師妹的就業率?

四年,走著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