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時所有健身室,和大部分醫院物理治療部都有些可以調較阻力的健身器材,例如踢腳的leg extension、lats pull等等,行家知道是誰發明的嗎?體能訓練當中,有個命了名練心肺功能的,叫jumping Jack,即是兔仔跳。大家可知道誰是Jack?

如果大家將「大隻佬」聯想到史泰龍、阿諾舒華新力加,當他們還在吃奶時,Jack Lalanne已經在大西洋用自己的力量在拖郵輪。有傳阿諾跟他對打,51歲的Lalanne將當時21歲的他打得落花流水。1936年他開辦了應該是全美國第一家對外開放的器械健身室,鼓勵男女老幼以運動鍛鍊身體,同場還有營養咨詢服務。完全嶄新的「保健」服務,加上這位肌肉男老闆的造型,市面的反應不一。有人將他奉若神明,醫生們卻說此等練習會誘發心臟病和性無能,女仕則會變成肌肉身型而教男仕倒胃口。

誠然,若照足他的訓練方法,也沒有多少人受得住。地獄式訓練和地獄式的飲食習慣(包括進食大量無調味蛋白、戒油戒糖等)也教那些覺得自己會享受生活的人吃不消。但有幾件事值得去想想的:

1) 他鼓勵老人家和殘疾人仕做運動,比美國醫院物理治療部在二戰前後才開始替受傷軍人提供服務足足早了十年。
2) 世界各地的健身室自此都以他的器械和平面圖作為藍圖,到了今天設計很可能和當時差不多,是堅持,還是倒退?
3) 醫生以近似劉迺強的口吻否定他的健康哲學,是因為Jack的想法太劃時代,還是他的出身是個脊骨神經科?
4) Jack是脊骨神經科從業員,卻沒有以啪骨等手法建立自己的個人形象。他向傳媒謂,修讀脊骨神經是因為他們比較全面的解剖學知識嵌入在課程中。行家們,我們應該賣解剖還是賣治療?行家進修應否繼續學甚麼治療法,還是回到基礎科學的懷抱?

連卧床練習都拍了錄影帶,其實為甚麼到了今天仍然有物理治療師在醫療系統裏?我只可以說是制度建立了物理治療師,在政府撥款和保險融資框架下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間。我們不應該再指摘這個制度,畢竟這個溫室也養育不少行家,雖然,今天的溫室似乎焗促了點點……

(待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