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我畢業才學做物理治療師

有另一說法,香港的物理治療師普遍都喜歡把自己栽在醫管局,畢業後不停進修,是因為基本的訓練並無完全裝備好職場的需要,要通過在醫院的rotation和持續進修維持自己的競爭力。若果當初基本的訓練做得足的話,就沒有這個怪現象。

要講,首先從大學課程提起。雖說在發牌制度上,老教授「吉叔」在當年醫管局因為沒有足夠撥款招聘二級物理治療師而另闢一個薪津較低,名為「programme worker」職系時,聲明畢業生拿到Ib執業資格,即等同一位合資格治療師,另闢職位對在中央招聘排名較後的畢業生不公平。

但撫心自問,就算有錢自行開店執業,剛畢業的治療師覺得自己有能耐可以單人匹馬看症嗎?就算有醫生轉介這盔甲護身,也會擔心自己治不好病人。

記得還在實習的時侯,很多時學生從大學教授導師學來的「功夫仔」,會被實習機構的導師彈得一文不值。我們這群「小鴨鴨」應該要聽誰說,通常到六星期實習完結了也沒有得出任何結論。

因為畢業生出來的工作地點就是實習機構,唯有跟著臨床導師的指示去做;同時,有一種潛意識,覺得母校物理治療系的東西沒有裝備自己成為稱職的治療師。

再到畢業數年後,大趨勢要唸碩士──香港和台灣不一樣,香港學生,從來不會上研究院。直至有同業在母校唸修課式碩士,一個學期後便輟學,覺得課程對臨床實務沒有用處。另外理工大學的運動物理治療碩士課程應屆2011年更因為收生不足而要取消課程。教授答我上篇問題時,將焦點放在博士研究生的獎學金,但沒唸碩士怎能上博士呢?所以,他們近年的研究生,大都不是物理治療師,自然而然做出來的研究成果都不能為現職臨床工作的同業在實務上有任何幫助。

澳洲尚且有些關於腹橫肌、前膝痛、慢性痛性、腰背痛、頸椎過屈損傷(whiplash injury)、超聲波診斷的研究,改變了擔任臨床工作的物理治療師斷症治療有新的體會,新的辦法;理工大學的研究,雖然仍然可以於各大富影響力的科學文獻上刊登,但那些教老人家耍太極,教小朋友跆拳道的研究,沒有令全港的治療師都要做太極和跆拳道教練。

再引伸到最近回母校聽關於筋腱病變(tendinopathy)的講座。講者主要分享他們團隊最近的研究成果:
1) 筋腱出現病變是因為筋腱而非肌肉柔軟性減低,當中需要用診斷超聲波作判斷
2) 他們利用多普勒超聲波(doppler ultrasound) 找出足底筋膜炎患者中部分筋膜出現血管增生情況,分成兩組後,卻全部用上衝擊波治療,一同只有約六成多七成的治癒率。

然後,教授硬將筋腱病變血管增生的情況套入曲姿蓮(Jill Cook)2009年在英國運動醫學雜誌(British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提出的理論。

cook_model

但細心閱讀文章的話,現時其實沒有證據證明症狀和筋腱有無血管增生有任何直接關係。他們的研究成果,也沒有影響到現時香港的物理治療診所要將衝擊波或診斷超聲波儀器成為家家有一部的a must。一方面是因為就算他們研究有成果,都沒有將此收歸於准入(entry level)課程,仍沒有將基本的執業水平提高,新畢業學生仍覺得自己「唔夠料」;另一方面,現職的同事看到母校這樣的研究,無法像昆士蘭物理治療系學生對周教授(Gwen Jull)一樣,將他們的所謂理論當宗教一般膜拜。

難怪,火已被撲熄。

(待續)

 

延伸閱讀:

神檯

「冇」校

私家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