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ngpad-photo-2

當業界在討論大學輸出MPT予非政府機構時,有些挺重要的概念,大家還未搞清楚。這要從現時的非政府機構的成立緣起,到現時八十後對社會運動的認識和想法。

香港大部分有醫護服務的非政府機構,主要分兩種。一種是在二戰期間在人道工作的救援組織,例如紅十字會、明愛、聖雅各福群會等,由賑災逐漸因為時代需要變成社會服務機構;另一種就像東華三院,由早期的華人富商組成的義務組織,逐漸形成常規的贈醫贈藥機構。

在呂大樂的《凝聚力量 -香港非政府機構發展軌跡》中,說明了為何那些原本有心在架構外做事為社會作出貢獻同工,因為政府、獎券基金、公益金等「大水喉」的撥款政策轉變,扼殺了非政府機構可以迅速回應社會訴求而衍生的嶄新計劃的特質;亦因為錢,非政府機構將自己和政府部門同化,年青人有熱血卻磨蝕了鬥志:

 springpad-photo-4

1977年政府發表了3份綠皮書和一份白皮書。白皮書關係康復服務,而3部綠皮書則分別屬於社會保障、青年個人輔導和老人服務的範圍。除社會保障外,其他白皮書和綠皮書的建議,政府決定服務主要由志願機構負責推行,政府則提供資助。這個決定,結果將大部份志願機構納入政府福利服務體制之內,而志願機構的角色亦起了重大的變化。……現行資助辦法使志願機構難有發展新服務的能力。香港公益金近年改變政策,將部份撥款協助志願機構試驗創新服務,但數目有限。志願機構實際上已失去先鋒的角色。(周永新1987,20-21)

白皮書表明要尋找另一種撥款的制度,而改變的方向,也表示要由一種從機構購買服務的方法取代過去的的撥款方法。根據1991年社會福利署助理署長(資助)在社聯季會中發表文章,撥款的實質改變,由社署於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切推行的3個計劃開始。首先在1991年社署推出「津貼計劃」(subsidy scheme)試驗計劃,由獎券基金資助當時為非社署資助機構的伸手助人協會,推行為期3年的護理安老院買位計劃,在其轄下的4間院舍買位。

「津貼計劃」與日後整筆過撥款計劃非常類似。第二,計劃強調對所有資源投入的控制全部摒棄。第三,取而代之的是以「輸出控制」為主。第四,用剩資源可以由機構保留。第五,明確提出社署和機構的關係,乃一種買賣關係。與此同時,另一項名為「買位計劃」(bought place scheme)的計劃亦同步開展,由社署向私營安老院買位,計劃又於1990年得到社會福利諮詢委員會肯定,並建議繼續執行。……早年,社會對機構的「信任」、機構自發的問責,是完全沒明文規定的行為,是約定俗成的。一方面,社會普遍認為服務機構以服務大眾為目的,都是「好心做好事」,只要按規則辦事,就不必明確要求服務機構交代;另一方面,機構亦按撥款者要求,提供服務,又因為行業對服務提供者有專業要求,故服務質素一直保持良好。然而,在1990年代初至中期,過往那種信任漸漸失去支持,取而代之是一種互不信任的態度。

甚麼是福利界「不信任」危機?就是社會福利署不信任非政府機構,非政府機構不信任社會福利署。在非政府機構內,也存在主管不信任員工,員工不信任主管。擴闊一點來看,也不見得非政府機構願意接受社會人仕的監察,社會人仕也不相信非政府機構有效運用資源。在這重重猜疑之下,新的津貼制度注定是失敗的……。(周永新,1996)

一般畢業生的想法是:醫管局工作有理想,剛畢業由有麵包做到冇麵包;私人執業無理想,但一定有麵包,非政府機構,無理想,因為只可以在社署的框架下做一些和醫管局完全無銜接的東西;更加無麵包,因為是在政府MPS的框架上再打折。

所以,熱血的人,在八十後社會運動上在找一些建制下的空隙中找些自己認為對社會有貢獻的事。

「……以前不是這樣的,搞運動的人,會考慮是否該參加甚麼NGO,要不要做議員助理等,你會將運動聯繫到career path之上。但他們不是,他們本身是有工作的,所以他們當天強調是「請假來玩」的。

在這運動中業餘的投入,我觀察到不少是NGO、政黨、政治圈裏的人,不過屬於新世代。新一代為甚麼會玩這hobby呢?因為他們發現上班時老闆是「玩假」的,那麼放工了,我要玩場真的。所以他們能夠有資的配合,他們每個環節也可以玩得那麼認真,原因是他們都是來自這個背景。這參與者有從NGO出來的,他們有經驗,但他們不滿意NGO的運作,所以走出來。他們的業餘比正職更認真。所以這個不能從消費的角度去看,他們是將副業變正業。他們不能在正業裏有所滿足,反而在副業裏做到了。因此,參與的人之中有的是來玩,像放學過去那一些;但另一群卻是十分認真他做這事,當中有一種奇妙的組合:他們玩的時侯很正經,正經的時侯卻告訴你「我在玩」,這是一種新型的存在形態。」(鄺穎萱,站在蛋的一邊 – 香港八十後)

僱主的態度其實都可以反映出來:你以為我求才若渴嗎?不是政府規定的話,我老早就放棄了。師兄告訴過我,新畢業生尚且也可以當本科東西,例如週末課程是「課外活動」,但和社工或其他工作性質的非政府職位,應徵的都是有心人;但非政府機構的治療師職位呢?似乎是想「hea」的治療師天堂,所以在新畢業時想多學點東西的事業階段,再經過某些NGO實習見到連自己的導師都如此「hea」的時侯,就不想將自己栽在這墳墓當中……

(待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