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我的、志願、機構

好了,終於惹到有人對號入座。要算帳,請找師兄。

先行利益申報,我都算在非政府機構工作。我也明白在大機構工作,總有些剪不斷理還亂的流水帳;有怨氣,怎麼最頂頭的上司永遠不是同聲同氣明白自己的物理治療師。不少在非政府機構同業覺得在建制內愈浸得久,愈覺得原本想在「志願」機構做到的東西,愈難在建制框架內實現。

其他界別的人覺得非政府同工「hea」,是相互比較的產物。醫管局同工獨攬學會,私人執業同工在不同媒介有自己的曝光,NGO,最厲害的是人手短缺問題迫在眉睫,竟然從來沒有代表提議過人手短缺問題應該如何解決,原因以乎是上篇提及的互不信任文化。連不同NGO同工在不同職位都對切身問題沒有意見或共識,那千萬不要怨懟別人對你們的誤解。

我相信每個界別的同工都在默默耕耘。但解決目前問題,要做的事情還多。

如果你覺得這些是挑釁的說話,我希望挑旺你們心中的那團火,然後,覺得我真心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