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新加坡寫了這麼多年,要講都是頭一樁。生活,不只工作;出國,想要的是比現在更快樂的日子,而趙雅芝也講過,快樂,要懂得去選擇。所以,除了真的講工作外,也要講在方生活是怎樣的一回事,也有同學以「一個『人』住的地方」總結那次講座。

聽都是一年級生。說實的,比我唸一年級的時侯,這群學生,「標青」很多。至少,他們一年級已經知道一卷治療師日日都用的strappal值幾多錢。會後的討論,如我所料,真的由醫院的環境轉到牌照、工作簽證和生活質素等議題。畢竟,就算到彼方,也可以選擇到醫院以外的環境工作。

而我也開始嗅到一年級生的憂慮──超過半班同學選擇參加關注組的活動,因為來屆DSE和高考畢業總共有220位學生,連課室都不夠用,甚至到畢業後都要一起搶同一份工作的形勢令他們產生了不安和危機感;窮,不論是技藝或金錢,真的可以令人發惡。他們更知道,做學生,最危險的,是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甚麼。在追趕來去匆匆的課程同時,也知道現在要自己考試過關的課題和知識,不足以令自己成為稱職的治療師。

介乎於職業訓練和真正大學教育的人生階段,有時自己也覺得,他們請我講的題目是否沉重了一點,何不上其他莊唱唱K拍拍拖去過這段日子?

爆4的同學聽到自己的成績若果在澳洲可以直上博士學位,難免會有點失落。但我會繼續好奇地問:「你下一個人生目標,究竟是甚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