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到世界賽見識世面,是很多運動物理治療師的夢想。

同時,見識到自己的「豆泥」。尤其是,看到各國行家會對國家級運動員做些甚麼,如師兄所說:「大開眼界。」

當然,這不包括有希臘選手比賽期間「拗柴」事件。他們沒有隊醫,我驚見在場俄羅斯藉駐場醫護人員、比賽雙方運動員和教練等六人圍繞著一隻腳踝,用足比賽規定的15分鐘時間,同時用肌內效貼布(kinesio tape)和硬貼布(zinc oxide tape)包紮的奇景。

當然,要贏,才是最重要的。

再看看意大利隊和法國隊在會場搭建的臨時SPA,每位運動員在比賽之間都有最少15最多30分鐘的「推油時間」,更有即磨咖啡侍侯,陳豪的生活品味可以放在一旁。

複製 -DSCN0042 複製 -IMAG0128

豆泥的是,搭這棚大戲,那張床竟然比香港隊的細最少四分一。

DSCN0028_resize

(風雪中的香港隊床)

複製 -DSCN0120

(和劍車一起的法國隊床)

而當我在比賽前忙於黏黏貼貼時,隔鄰的德國隊派出一位醫生和兩位物理治療師「哂你冷」,更神奇的是,他們駐場就真的只在應急,甚麼準備都不用做,因為他們已經沒有怎樣用貼布,長期筋骨問題的保護,早有品牌贊助他們護具了。看得見的悠閒,更我想知道他們在背後做了多少功夫。

更豆泥的是,全場只有香港和俄羅斯醫護沒有用Cramer手袋。當我看見貼布、冷凍噴劑、敷料等用品整整齊齊地放在防水四方袋,甚至如美國隊般整個行李箱搬出搬入(big mac的真締)的都是Cramer,而我的「搵食架生」就在那個普通旅行袋裏「吊吊揈」時,我知道除了Hermes Birkin以外,我今年生日禮物,尤竟真正需要甚麼。

cramer_at1782_soft_side_trainer_kit

真係學「頭兩頁」話齋:「今次真係學到好多野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