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stralian midfielder Vince Grella with Australian team doctor Peter Brukner. Photo: Paul Rovere

已經很久沒有看關於英超的消息,直至朋友傳來的一篇不算新的新聞。利物浦足球總監高莫利因豪擲一億磅買了很多球員都沒有為聯賽排位爭上一點點氣,在個多星期前被即時炒魷執包袱回法國。

這段新聞在各大媒體都有報道,但中文媒體都沒有報導,在事件數小時後,運動醫學總監畢彼特(Peter Brukner)同時亦要被即時解僱回澳洲。行家和我甫看到新聞,無不震驚。事件亦在澳洲媒體廣泛報道

畢醫生在運動醫學界當中可算是神級中的神級,每位修運動專科的醫生和物理治療師都會拿著他的《臨床運動醫學》當聖經一樣拜讀。他曾經帶領澳洲不同國家隊,亦支援過不少大型賽事,更是多份運動醫學學術期刊的編輯。因為他2007-2010支援澳洲英式足球隊「socceroo」有好成績而被羅致到利物浦當運動醫學總監。根據維基網站官方網頁介紹,畢醫生連同應該是他引薦的一兩位澳洲藉物理治療師職位,是在原有職位上架床疊屋,將他們凌駕於已經在球會裏全職服務的醫生和物理治療師。

好大的一口氣。我也相信以畢醫生的江湖地位,請他連同兩位高級物理治療師連同他們的家眷由澳洲到英國,要花的錢可不少;名牌當然有名牌的好處,統計數字亦顯示由他主理的球員的傷患數字和失場次數都明顯減少;但在商業世界,這些都不是搞運動醫學的成功指標,贏波、得到贊助商和球迷精神上和金錢上的擁護,才是運動支援服務,包括運動醫學、科學、行政等等的賴以生存的要素。

管你是否「神」,和政府用公帑支援的精英項目不一樣,沒有表現,飯碗隨時不保;另一方面,當你令球員表現「爆seed」時,也可以名成利就,就如田雞的股票,秒秒幾十萬上落,畢醫生雖在也是全盤私營化的澳式足球(AFL)遊刃有餘,但人到中年才這樣子被「豉椒炒魷」,除了面子不知道要怎樣丟的時侯,連累兩位行家失業,回澳洲都不知會否再找到些好工作。

最少,自此以後,原本在球會工作的英藉醫生和物理治療師或許在這一刻可以鬆一口氣;無端端在頭上釘的虱,因為太貴,反正受過專科訓練的醫生和物理治療師都可以做好賽前預檢、體適能支援,傷患統計和預防工作,就算托利斯的膕繩肌久病未癒,在畢醫生手上終於可以完全康復;但球賽贏不了,也是保證不到前途是否無可限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