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從山東亞洲沙灘運動會回來,收穫不少。

臨出發前,我問上司要帶多少零錢在身,他說食住都由主辦單位負責,要帶的錢不多。原來,選手村花的貨幣,是一個個來自不同國家奧委會的小徽章。

香港奧委會給每位運動員和隨行官員發一定數目的徽章,原意是和其他國家選手競技和交流時用作交換的紀念品。我不知道這是否中國特色的大賽文化,還是放諸四方皆準的怪現象,從下機到回程,我不斷被當地賽事義工詢問有無徽章可以贈送,甚至曾經被一名義工從背後一手抓住我背包上的馬爾代夫徽章問可否將之送給他。感覺就像帶著香蕉和超市膠袋進馬騮山,「財」不可露眼。連正常運動員交換徽章的動作,也因為這些「過度熱情」的義工而要偷偷摸摸進行,慎防被劫。

我們每人有的徽章才寥寥可數,怎樣可以滿足數以千計的義工要留念的「合理需求」?義工們都說,不論是同胞關係,還是香港的徽章造得特別精美——就是我們的,不論是徽章或小旗幟,他們特別想要。

可是,再過幾日,開始有傳聞說,徽章黑市有價,有人願意用兩個其他國家的徽章換一個香港的。我想,就算是以物易物,這已歪曲了原意,有點太超過了吧。

我終於明白為甚麼王菲到這些地方開演唱會會全程黑面。雖然我理解,在這些地方成長的大學生甚少見過這些場面,見到這麼多達官貴人和貌似謝霆鋒的風帆教練會有這樣的反應;但疲勞轟炸式的熱情,總有燒焦的一日。

幸好脾氣開始變壞之前,已經及時回港,回程還有青島金啤降降火。但也是時候做點美白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