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師隨隊,尤其是一些連練習都沒有跟過的隊伍,第一件求生的事情,就是識看「眉頭眼額」。認真的隨隊物理治療師,行李一定超磅──貼布、急救用品、中頻機、超聲波機、冰桶,還有地上最強的按摩床,有時在想,其實治療師隨隊要多帶一位苦力才是!

然後,看一支隊伍的生態,就是要看當我和他們會合時,有沒有一些人會替我主理這些「隨身物品」。

最好的,當然是有運動員主動說要你抬床。事情有男、女運動員的分別,管你說我性別歧視。男運動員主動幫忙抬床的,通常已經是隊中公認的「筍盤」,魅力之所在;女的都有些樂意拿冰桶的,然後就一直在抱怨男隊員沒有主動過來幫忙,那我也肯定隊中有宅男港女之戰。

我也曾經試過自己不用執「阿公野」的賽事,然後由行政助理管理這些用品和一切球隊的球衣等事宜。組織架構還組織架構,清單不是自己執出來的,用的時侯也不大就手,始終我不能保證裏面是自己指定的「架生」;有這樣的一個「家丁」隨行,教練和運動員都會將自己抬得很高,鼻尖朝天,也意味著運動員會特別難服侍。

我更曾經遇過隊伍是教練主動幫忙的。有少部份是要證明自己對這些擔擔抬抬「還可以」,但更重要的是,他們都「錫住」運動員的,也感恩有醫護人員臨場幫忙,但也有些會想你高抬貴手為他們的舊傷患治療一下。

也有教練要叱喝要運動員幫忙的,那要聽誰的話也一清二楚。

所以,除了實際用途外,床和冰桶也教我看見很多傷患以外的東西。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