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ourtesy: http://www.yonex.com/leechongwei-yonex/

幾天前的一件小事。

暑假期間,體院有很多給學童的運動入門班。小朋友可以在假期間一嚐運動樂趣,入選港隊與否還是後話,也不會在這起跑線上太早下定論。

那天櫃檯的同事前來,說有羽毛球班小朋友「嚴重受傷流血」,由於他們不是體育學院獎學金運動員,按工作指引是不容許到運動醫學中心享受服務的。

我接到這通電話,那些關鍵字已烙在腦海,還是先看看情況再作算吧。

蹣跚進來的是位約六七歲的小朋友,哭得很厲害,陪同他進來的有一位看來像爸爸的男仕。別以為情況十分糟糕,其實只是在爬觀眾席樓梯時膝蓋撞到梯級時擦破了皮,大約流出半滴血。

我一邊為他洗傷口黏膠布,一邊打量著他──入門班的學童應該都是初學者,但他全身由上衣,褲子、球鞋和球拍已經是世界「一哥」、奧運銀牌李宗偉都在用的Yonex。

換著我打乒乓球的術語來說,原來現在的小朋友初學打球已經跳過了「流星」、「友誼」和「盾牌」,更超越了「雙魚」、「紅雙喜」,已經用二千多元打一塊「士的架Stiga」炭纖維球拍再加「蝴蝶」套膠了。

「陪你來的是爸爸還是教練?」

小朋友支吾以對。再追問下,他才說出男仕其實是另一位參加者的爸爸。傷口處理好後,男仕、他的兒子和小朋友才一起坐車回家。

我不禁在想,小朋友學打球,遇到困難的時侯,家長應該為小孩預備的是,是全身Yonex,還是待在他們身邊鎮定情緒的寶貴時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