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深圳主辦世界大學生運動會。聽運動員說,有很多香港的物理治療師北上義務支援運動員。

義不義務之爭論就此不提。運動員告訴我一宗軼事。

物理治療師靜悄悄地告訴他們,他們最害怕和緊張的,不是比賽期間有受傷要衝出去那一下,而是最怕事前跟運動員黏的貼布會鬆脫,在鏡頭前「吊吊揈」。國際性的比賽,講得出這樣的說話,換著是建築師和醫生,樓會塌,病人會死,似乎也不大專業。

運動員會怎樣想呢?其實到了近年肌內效貼布的興起已經略知一二。常人都不享受被繃帶紮住的感覺,肌內效貼布有改正功效又不會有勒住的不自在,發揮自然更好。但很多同業以為貼布就是運動物理治療的核心價值,說來有點諷刺和本末倒置。貼布在人身上應跟在颱風下的玻璃窗上一樣,是萬一破掉的時候減少損失的措施,而不是物理治療師耍帥的遊樂園。

所以有運動員情願磨穿水泡、拉傷靭帶肌肉才硬著頭皮包紮,這才嚴重影響成績。

每次我和運動員爭論包和不包,都不外乎是這些原因。當你在國際性比賽遇上second skin溶解,膠布磨掉,繃帶抓破皮膚的恐怖經歷,當然不想再有下一次。

所以,我不會到比賽當天才試貼布方法。在我手上的運動員,一定要試貼布,覺得舒服,最好用同一個貼布法紮上去練一個星期,才落場比賽。身體習慣了,才彷如無物,無往而不利。我自己亦經過一輪綵排,手藝嫻熟了,到比賽當天才可以像一代一級方程式名車手冼拿的車隊用四秒換四條輪胎的經典場面一樣,應付在短時間內十多二十位運動員的需要。這樣運動員才放心給我替他們「平安包」。

又如在比賽期間,運動員遇上甚麼突發狀況,那三兩分鐘寶貴的電視直播時段,熒光幕上播映著治療師悠閒地做齊檢查治療和包紮後,緩緩步出賽場,面上還露出一絲暗笑,帶著自我感覺良好的驕傲,等待著稍後朋友在大氣電波上看見自己的留言。此刻,確實無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