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員間的話題,或多或少帶到最近政府竟然想將原先已規劃好的啟德體育城收回起公屋。經過奧委會一輪砲轟後,蔡涯棉似乎沒有收回成命的衝動,還在跟體育界討價還價。

叫「啟德體育城」……我看著名字,有點像「羅湖商業城」,再衍生的關鍵字有「A貨 」「揼骨」「朱咪咪介紹你去睇牙」,完全沒有體育活動那種朝氣,那種爆發力,那種可以將無限可能性延續的潛質。

再想到的是我們的「好朋友」新加坡的體育城「sports hub」早於數年前已規劃好,2014年啟用,正式營運之前還申辦了2015年的東南亞運動會作個熱身。當香港還在還價到底是10還是20公頃的時侯,新加坡體育城的規模足足大了75%有35公頃,集齊了體育館、大球場、大型室內場館、水上活動中心(毗鄰就是他們平常划艇龍舟練習的加冷河Kallang River)和商場於一身的國民綜合消閒區,和賭場的豪華遊客剛好做了個對比,也將本地人和強國人閘上一堵各得安寧的防火牆。

朋友聽到這消息,就冷冷地說:「做事不應只在乎大小的。」

但看見香港的規劃決定朝令夕改,人家的政策遠見已推至2030年,將「運動」和兒童和青少年成長、家庭凝聚、國民教育、疾病預防和公共衛生、經濟發展(包括吸引外資到新加坡搞大型賽事和企業員工發展)連在一起,在硬件和軟件上做到環環緊扣。在香港反對的只是做精英運動的奧委會,但沒有人看得出這些東西對特區政府其至中共所嚮往的社會和諧,有著密切的關係。上街了嗎?好像感染力也夠國民教育般強。儘管他們說隨意叫跑馬拉松的跑手一起上街,但有多少跑手是自願,還是大老闆逼他們為搏拿企業獎而硬著頭皮上陣?

體育城不是sports city而是sports hub,因為除了精英運動外,還可以對公眾開放,作體育活動也好,搞演唱會也好(紅磡體育館有多少天真的在搞運動比賽的?)接駁的,不只是精英運動員胸前的獎牌,而是普羅大眾的健康、一代歌王的發跡地、源源不絕的外資。

香港已經長年被世界各地的體育總會投訴沒有履行要舉辦大型體育賽事的責任。當然連東亞運都搞不好就先別再忘想再申辦亞運,但沒有通過各項運動的亞洲錦標賽和世界錦標賽的磨鍊,怎樣說服奧委會去將這重大責任放在香港身上?

所以,就算這所謂啟德體育城建好了,也因為沒有軟件配套,只可以做「羅湖商業城」之流,呼出的,只有一陣俗氣。

還有,我深信朱咪咪棚牙,也應該是在新加坡整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