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在澳洲唸碩士的時侯,周教授(Gwen Jull)提醒學生,千萬不要再讀他們研究團隊2004年或以前出版的文獻。原因是,想法不純淨。

當時他們首先發現有不少脊椎間小肌肉在長期腰頸痛患者上有肌力減弱和萎縮的情況。然後,他們天真地以為,單單強化小肌肉就可以減少腰頸痛和對生活上的種種不便。

可是,小肌肉要強化,無可能可以獨立於大肌肉般進行。另外,小肌肉大多數是慢縮肌(type I fibre),怎樣訓練也沒有其麼耐力或爆發力可言。 最重要的是,小肌肉訓練一般都枯燥乏味,和日常生活拉不上任何關係,病人的compliance差,沒辦法持之以恆。

對付長期腰頸痛,現在談的是奧蘇利雲的身心靈治療模式(bio-psycho-social model),再沒有人純綷談軀幹穩定性(core stability)了。

做數據支持的研究項目,首先要有預定立場的假設(hypothesis),再用一個隨機挑選(randomized)的方法將不同的解決方法作比較,然後經一輪統計學上的辯證,去證明自己假設是否真正成立,而非隨機的僥倖。

人心肉造,為了刊登在具影響力的學術期刊,「造數」又或者設計一個有利於支持自己立場的數據。更恐怖的是,醫學界會報喜不報憂,將和自己立場(或藥廠立場)敵對的數據和分析收起選擇性不刊登在學術期刊。當我們發現有效的治療方法的同時,冰山底下收藏了多少叫你不用這方法治療的數據?

最近收到一份問卷,是某運動項目的服務調查。同業一直以為,儲了十多年的問卷,做點點數據分析,就可以登大雅之堂,叨個光留個名。細看更發覺,問卷完成率不足一半,託付學生完成的問卷的數據也殘缺不全。他們可能還不知道,回覆率不足八成的問卷調查,永遠不會在期刊看到其身影。

「問卷在,那你設計的原意是甚麼?研究題目是甚麼?」

對方支吾以對。即是沒有蛋糕底的情況下十多年來一直在擠icing。What a crap!你吃蛋糕會否只吃icing而不吃蛋糕?至少我不想太早有糖尿病。

事實顯而易見,如果要刊登,必須有研究理念,重新設計問卷;即是說舊有的數據要完全棄掉,不容許它玷污自己的偉大理想。

可是,同業捨不得舊數據,就像有囤積狂的老人家,堆得整間公屋都是陳年垃圾,到發臭、惹老鼠蟑螂,甚至火警。當中可能有些有紀念或歷史價值的東西,但不小心保存好好利用,到頭來都是一堆垃圾。

我需要一張清拆(潔)令,最少不要臭到我那邊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