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三的辦公室,有點份外冷清。

公眾假期要進來的通常都是急症,不是病情緩急,而是運動員有沒有重要賽事要趕及康復上陣。只是有位玩三鐵的小伙子帶著一隻不算急的前膝痛走進來。

「痛已經多久了?」
「都兩年多了,但都想快點好。」

他說這前膝痛在以前打籃球的日子已經存在,再娓娓道來那件在他身上發生的港聞頭條──原來他就是兩年前「走堂」不去補習,跟友人在屋邨籃球場打籃球「入樽」籃框倒下壓傷的少年人。

也多謝他右大腿上瘡疤的提醒。那些年的A2頭條人物,少了剛做手術的杞人憂天,如今還是香港三項鐵人隊的成員;也經歷了重大傷患,原本應年少輕狂的人才知道「病向淺中醫」的道理。

他也秉承了三項鐵人運動員的那種彬彬有禮,也天曉得是否受過教訓後的小心翼翼了。我只知道,雖然傳媒再沒有興趣知道多年前的頭條人物的生活如何,但冷不防,他日這仁兄可以有更多值得走進A2版的能耐。

有青春,多好。

延伸閱讀:

http://paper.wenweipo.com/2010/12/22/HK1012220027.htm
http://news.singtao.ca/toronto/2010-12-23/hongkong1293097330d2916399.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