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說在青年踏入成年那種尷尬年紀的小伙子最可愛。

港隊訓練要傳承(LEGACY), 自然有老中青三行梯隊的成員,有時看見少年隊的成剛進港隊時十分可愛,是那種姐姐們一看見就會「摵摵、抱抱」那種玩偶。尤其是那種懵懂無知的天真無邪的樣子,教練有時想點加操都有點不忍心。

但不論你玩的是哪種運動,當待在同隊哥哥姐姐們的日子一久,奇怪的事情就發生了……

首先,因為體院的營養師們的精心調配加上異於常人的身體鍛鍊,年紀少少己經攀上六呎(或以上)之高。他們面上的稚氣未除,身高卻己經比教練還要高,那唯有在國外比賽做完治療從我房間回到自已房間休息時,溫馨提示你一下:「可否打電話叫我同房的哥哥來接我?我怕黑……」

一段時間後,當又有新一群少年軍入伍,他們就會「撚」起一副大阿哥的樣子,說要帶著師弟師妹這樣那樣,「老積」得很;到跟已經轉了全職的師兄師姐對練,又可以將自已的形體動作縮小得過分,把自已𣁽悟的身形烖在矮長椅上,夾著兩邊膝蓋在綁鞋帶。

就這樣,我和他們的語言藝術,也逐漸由「真係架?!」蛻變成為那些十七字的粗口真言。此現象,我現在申請專利,叫Malutualization – 麻甩化也。身形和心智的不平衡,原來也可以鬧出這麼多笑話,這麼多樂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