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刊於《體路》《主場新聞》)

近年的毅行者我都身在海外支援賽事(例如今年便跟港乒到歐洲打世界巡迴賽),沒有參與其中。但近日有位行家在社交網站上分享這些毅行者在哨站接受物理治療後在診所發生的一件小事。

新手跑到四號哨站,足底痛到不行,到物理治療攤位求助。同 事發現她有扁平足,於是便用白膠布(strappal)包紮「矯正」足弓。原本她滿心歡喜離開帳篷,怎料因為貼布本身沒有彈性,不到一個小時因為腳掌腫 脹、勒得太緊加上不太習慣而要撕掉貼布。然後,同事便覺得,做毅行者哨站的同業不專業,不跟進,不能照顧毅行者的需要。

我在教學生的時候經常強調,上貼布的最好時機,應該是比賽之前。

在劍擊隊工作,要在到場館到教練開始「俾課」之前短短十五 分鐘完成最多十二位運動員的貼布,除了手法純熟外,就是對運動員和貼布特性的了解。病情、運動員在運動前後肢體腫脹程度甚至個人喜好都會影響紮法。貼布選 有彈性,沒彈性,黏性多少有無墊底(pre wrap)都要在掌握之中。

我也要到今年野外定向世錦賽才意識到,因為山路崎嶇,腳踝包紮差不多不可能落「足跟鎖(heel lock)」,以免加重腳後阿基里斯腱(Achilles Tendon)負擔。

photo-11-528x396

但為甚麼主辦單位決定在四號和八號哨站設物理治療帳篷呢?

由簡介會開始,同業叮囑備戰貼士本身已意味著開跑前就要做 好防護工作。哨站的原意,只是用來「補妝」——白膠布(strappal)的防護能力經研究證實只可在籃球比賽熬四十分鐘左右,即是差不多每兩節就要入更 衣室撕掉重頭包過,還要一定要落香港行家經常忽略的墊底(pre wrap)才有如此效果。在帳蓬下的物理治療只可以是些小修小補的動作,例如簡單按摩帶走乳酸、修補貼布、輕微拉傷的防護等,幫助毅行者完成旅程。當然運 動醫學咨詢角色在毅行者裏也是不可少的。

photo-22-396x528

要動員同事參加毅行者義務工作,本身就是一單希望工程。帳篷裏的物理治療師是物理治療學會招來的。每年能在短時間招來一批放假也肯通宵在山頭吃西北 風的同事已經不容易,還有將這些又多又重的醫療物資和冰搬上山的苦差,更要好好安頓想見識大場面的物理治療學生,所以偶有人手不足情況。作為協作機構,因 為私穩條例他們不可以在沒有通知樂施會的情況下在活動期間搜集個人資料,也不能直接問樂施會索取名單,想做跟進也確實有點難度。

photo-32-351x528

作為行業的一份子,我當然想知道更多關於參加者和同業對大型賽事的物理治療支援提供意見,讓我們做得更好。例如這例子而言,是否需要在起點設哨站呢?若有,請告訴我。另外我也邀請這位同業,多參與學會工作,令運動員更認識我們的專業。

另外一個問題:那為甚麼同事會如此進取,嘗試在毅行者中途去解決如扁平足之類的長期問題?那就要從我們的訓練背景講起……(待續)

註1:鳴謝專研組主席Alex Ho及教育幹事Kenny Yu提供照片。
註2:此文為筆者個人立場,與香港物理治療學會及運動專研組無關。

延伸閱讀:

影響2006樂施毅行者表現的受傷模式及因素
Injury pattern and factors affecting the performance in Oxfam Trailwalker 2006
http://hkcem.com/html/publications/Journal/2008-2/p96-105.pdf

完成「樂施毅行者2005」的步行者是怎樣的人?
The walkers who finished Oxfam Trailwalker 2005: who were they?http://hkcem.hkjem.com/html/publications/Journal/2007-3/2007_3_p154-162.pdf

The effect of exercise, prewrap, and athletic tape on the maximal active and passive ankle resistance to ankle inversion. American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 Mar 1997 Vol 25 no. 156-163 doi: 10.1177/036354659702500203
http://ajs.sagepub.com/content/25/2/156.short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