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刊於《體路》《主場新聞》)

「嗨!我是香港體育學院運動物理治療師Megan。一般來說,體院只有五位物理治療師,對著16個精英項目近一千位運動員,是根本沒有可能專門做一 個項目的。可能是緣分吧,由我第一次隨劍擊隊參與莫斯科2012年世青賽開始,便一直跟擔當他們各項大型賽事支援工作,包括今年的泰國亞青賽、上海亞錦 賽、匈牙利世錦賽、遼寧全運會及天津東亞運動會。

2012峇里青少年錦標賽男子花劍團體賽,成員包括全運及東亞運個人銅牌得主崔浩然、亞青運金牌得主張家朗和東亞運男花團體金牌得主楊子加,是次賽事他們亦得到金牌。

2012峇里青少年錦標賽男子花劍團體賽,成員包括全運及東亞運個人銅牌得主崔浩然、亞青運金牌得主張家朗和東亞運男花團體金牌得主楊子加,是次賽事他們亦得到金牌。

時至今日,支援工作更延伸至和醫生、教練、體適能甚至是體育總會之間在訓練基地的籌備工作,務求做到「一條龍」支援服務,照顧運動員由受傷直至重返練習場和重要賽事的過程。

說來慚愧,在未分派到劍擊隊之前,我對這門運動是一竅不通的。第一次任務便是對著三十多位運動員參與的世青賽,更要由短時間內熟習規則,花、重、佩 劍的不同器材、技巧和常見傷患和處理方法等,都不是「行外人」可以容易掌握的事。和足球、籃球等相對流行的運動不同,關於劍擊的運動醫學文獻少之又少,一 切都是自己慢慢摸索和跟運動員、教練溝通學習得來的。

sportsline-nov-02

功多藝熟,由於早在體院時已對運動員病情有相當掌握,到賽場的處理時間也大大縮短。可是,一名物理治療師面對著四十多位運動員,從早上五時起床支援 賽事,到晚上回酒店處理完所有傷患處理及完成治療紀錄也要熬到凌晨一點多,臥在床睡不到四小時又要準備第二天賽程。長時間工作難免出現疲態,但運動員們像 在為場上為隊友們打氣般向著我喊「頂住,頂住呀!」教人窩心,也是見證獎牌以外的最大推動力。

很多人都以為物理治療師支援體育比賽就是比賽那數小時的事情,卻忽略了背後練兵期間對運動員傷患的了解,作出適當預防的重要性。我初入行時也經歷過 運動員臨場在自己面前狠狠撕掉剛紮好的貼布的糗事,這也提醒我以後做好事前功夫,務求要做到支援工作像為一級方程式車手換輪胎一樣,「快、狠、準」。

我現在又正身處莫斯科機場,展開下一次港隊旅程。下次篇章會再和大家分享,當隊醫都是專項運動員,怎樣影響日常工作;和外國「行家」臨場支援的趣事。

2013年世錦賽,因為要上賽台為運動員療傷,畫面應該已被放上YouTube 。這,就是我的劍擊觀賞角度。

2013年世錦賽,因為要上賽台為運動員療傷,畫面應該已被放上YouTube 。

這,就是我的劍擊觀賞角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