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很喜歡《歌聲魅影》等音樂劇作品,年初三看回安德魯‧洛伊‧韋伯的入行40週年電視特輯。2013年,他的新作是將一名整骨醫師(Osteopath) Stephen Ward的歷史故事放上舞台。可以放上舞台的故事不可能是一個畢業–>執業–>升職–> 加薪再退休的故事。尤其是他曾經將怪物寫成情聖(《歌聲魅影The Phantom of the Opera》),民族英雌寫成充滿機心的蕩婦(《貝隆夫人》Evita),救世主在他筆下也成為萬世巨星(《萬世巨星》Jesus Christ Superstar)的時侯,整骨醫師可以變成怎樣?

Stephen Ward是英國前首相邱吉爾、聖雄甘地、「玉婆」伊莉莎伯泰萊和爵士樂教父Frank Sinatra的整骨醫師。當時這種治療是美國的帕來品,他曾經以這資格投考英軍成為軍醫,卻因為學歷不被英國承認,只好私人執業。由於他的性格討人歡喜,男人間成為摸完酒杯底可以盡訴心中情的好兄弟,在女人間也成為應節首選的寧波湯丸。有傳他在性方面「唔係好得」,所以對女人,只會看,不會吃,要吃也會將他介紹給身邊的老襟。因為他的客戶都是達官貴人,他搖身成像《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的里奧納度,將自己捧入上流社會,男人可以在他的派對找對象偷腥;女的,不是名模就是應召女郎,可以在派對中找到包養自己的長期飯票。他除了整骨外,也畫得一手好畫,是當年英國皇室御用畫家。

原本張家輝話他將來才有的,他已經早就有了。人始終是身痕的,所以他操了兩項副業。

他將那些女的先據為己有,然後將他們介紹給紈袴子弟,雖然他有沒有直接從中得益卻不得而知。那時他的好友名單已經橫跨冷戰時代英蘇兩方的靈魂人物,我想他暗直爽的,是將這些明明是敵人的麻甩佬,經他細心調理後成為不折不扣的襟兄弟。扯皮條後更偉大的目的,是套取雙方的國家戰略機密,再賣給敵方。這吃兩家茶禮的兩頭蛇,就算是《無間道》重案組劉健明,都要化身回劉德華,送他一隻「杏加橙」。

這宗檯底交易非常成功,直至其中一位脫衣舞孃 – Christine Keeler(上圖)的男朋友被槍殺,她成為唯一目擊證人的那刻。警察查案要先起底,才發現小妮子經Stephen Ward介紹,在1961-1963期間同時為英國戰略部長John Profumo 和前蘇聯駐外軍官Eugene Ivanov的情婦,當然這兩單都是婚外情。現在政府高官有「感情缺失」都要被口誅筆伐,何況那是保守黨執政的保守時代。但致命一擊,是Profumo在解釋事件時欺瞞下議院。連政客賴以維生的誠信都沒有了,就算引咎辭職都連累老闆麥美倫政府在緊接的大選將執政權拱手讓給工黨。我想,唐英年比Profumo幸運,因為他繼續可以吊吊揈,飲紅酒做中產。

Stephen Ward亦在事件曝光後被法庭控以「倚靠妓女維生」一罪。他看症的賺錢能力不用置疑,這罪名其實是為美蘇雙方找個下台階,除掉一只已經沒有利用價值的double agent。到宣佈審判結果那天,他服毒自殺,唯一令人安慰的是,政府公文終於肯在他名字以前冠上「Dr(醫生)」頭銜。專業要有的尊嚴,原來代價可以這樣大。

John Profumo 在事件後專注慈善工作,到離開人世的那刻終於沒有太多人提起這宗風流韻事。

而Christine Keeler 亦以類似罪名定性她也有從事間諜活動,被判入獄六個月。如一般「靚模」(新聞曝光時她才19歲),因為沒有甚麼謀生技能,她趁青春繼續做超模拍裸照,到年華老去了,也只可以靠她這傳奇經歷出書,賣故事給製片商,最後你或許在速食店、油站見到她咬著最低工資默默工作,但今天尊容令人慘不忍睹:

ImageImage

source: dailymail.co.uk

女人嘛,當她是間諜,她比不上狄娜;當她懂得馬死落地行,她比不上鄭艷麗。她還要學阿嬌一句「很天真很傻」去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辯護,但我肯定的是,音樂劇再上演,午夜夢迴,她也肯定不會睡得安穩。而在這方面,香港女子原來不知不覺間已經「超英趕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