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載於《體路》《主場新聞》

20140224-meganli

圖片來源:英國特許物理治療師學會 Chartered Society of Physiotherapy

當年往澳洲唸運動物理治療碩士,有一位同學比我們遲了兩個星期開學。到他回校上課的時侯,他解釋,是為當年的溫哥華冬季奧運會為澳洲隊作駐場服務。

班上同學無不投以羨慕目光:一般物理治療師的事業階梯,要踏進國家隊的門檻,首先要從義務工作開始,再找業餘球會、職業球會扶搖直上。要踏進冬季奧運項目,你甚至要滑得一手好雪,也要熬得苦。

苦 者,一年裏有三、四個月在除了雪只有雪的雪山上,和運動員、教練和糜鹿相依為命。有時,因為經費問題或者運動員不多,治療師要兼任體能教練,上午 和運動員舉一樣重的鐵,下午跟操,晚上才做治療再完成工作日誌,貫徹0600-0100的特長無護翼工作時間。又因為人數不多,治療師可能要兼任替運動員 沖能量飲品的bartender、找個靚角度(偷)拍練習和比賽片段的「狗仔隊」、外籍教練和比賽主辦單位的繙譯人員……有沒有奧委會秘書長和團長在場都 一樣,隊裏的瑣碎事都由教練或領隊「拍板」,很多時侯治療師就是那條最就手的跑腿。

作為支援隊伍,當我們的目標都是為運動員得到最佳成績,都不介意作這條跑腿,只是當這些事情不影響我們上山的治療目的,作為隊伍應該互相照應。隊中的默契就是從這些小事慢慢累積出來的。

每位坐在課室的新鮮人都在FF這份筍工,有北歐同學不禁問:「那你這幾個月應該賺不少吧!」

「……其實這四個月,我一個仙也賺不到。」

對,你們被標題騙了點擊進來。「無料」是日文,免費也。

「因為我還未考到專科資格,所以才要回來上課。」

澳 洲同學報名的是全日制運動物理治療碩士課程。期間因為課程要求學生要再跟一隊運動隊伍全個學年,沒可能再找兼職。澳洲奧委會一直要求正式受薪的隨 隊物理治療師已持有運動專科資格,除了努力,賺夠錢讀書儲經驗再考試拿專科資格這回事無可避免。上天先要考驗我同學的,是16個月沒有收入只有支出去達到 目的之決心和恆心。

今屆冬奧,英國體育學院(English Institute of Sports, EIS) 也用大量額外資源,用一千四百萬磅(約港幣一億八千多萬)在冬奧一年前就要準備運動員比賽,爭取世界排名,最後令56位運動員拿到入場券。經費當中包括所 有國家隊的隨隊物理治療師的薪金。他們都要先拿到專科資格才有機會進入EIS;也只有在EIS工作的物理治療師,才可以有機會隨隊到奧運會場為運動員作隨 隊工作。

如某教練所講,奧委會比賽已變成國力的展示,在正式世界大戰後的角力舞台,故此有物理治療師為了這難得的經驗免費提供服務。有隊 伍經理因循已久,總 覺得隊醫這回事應該是免費的。香港要不要和這些國家地區爭一日長短,投入如此資源的問題,當有新聞曝光時整個討論氣氛熱血無比,人人都覺得香港的運動員也 deserve最好的;但budget寫好後,還是會有人冷冷一句「乜咁貴架?」「為何不把錢花在這兒跟那兒?」事情又再變成早年申辦亞運的大龍鳳,「要 推返架餐車返廚房」。

也有人覺得,這是等價交換,隨過隊上大賽事的治療師,履歷上的閃光足以支付報酬上的不足。「無料」治療師「無料」支 援運動員,「料」成為自己進步的 學費;可幸近年不少球會開始以「部頭」形式聘請經專科訓練的物理治療師支援隊伍,但每年中文大學和理工大學培訓出來的運動物理治療師多不勝數,最後可以 「有料」地「有料」照顧運動員的又有多少人?

多謝阿一在這平台談及他的個人經歷。但相比很多無償卻默默繼續支持運動員的「有料」治療師甚至顧問醫生,我這個建制派可以「有料」操作,已經要謝主隆恩。

因為水銀燈下的優越感,不少物理治療師前仆後繼想做那叫賽事停頓的軍醫;但有時我也在反思,為了這虛榮,所付出的,是否值回當日的機會成本。

那一年,我浪漫地揮霍恆心和決心,和港幣三十萬的學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