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刊於《體路》《主場新聞》

所有唸運動醫學相關課程的學生,都會手持一本《臨床運動醫學》(Clinical Sports Medicine)當聖經一樣研讀。書中兩位編者「康嘉廉」Karim Khan 和「畢彼特」Peter Brukner 也因此被捧為神級運動醫學醫生。

http://www.unibooks.com.au/Images/9780070292666.JPG
(舊版課本,用上大家近期熱話的短道速滑作封面)

畢醫生畢業的年代,根本沒有運動醫學這回事,他由支援職業澳式足球隊(AFL)開始,再到國家游泳及田徑隊,代表出戰1996年亞特蘭大及2000年悉尼奧運:再支援國家足球隊打亞洲盃及2010世界盃,隊伍更歷史性打入決賽。如此厲害的醫生,當然會扶搖直上,直至他離開澳洲。他獲杜格利殊賞識,帶著合作無間的物理治療師和體能教練「跳出」澳洲,到英格蘭當英超利物浦隊醫。

http://assets.liverpoolfc.tv/uploads/assets/colemed1.jpg
(畢醫生和祖高爾)

醫生在職業球隊的責任,包括新簽球員的體檢、傷病檢測和處方、和物理治療師及體能教練制訂體能鍛鍊以配合訓練週期,專科轉介(例如轉到骨科做手術)等等。傳媒報道,他任內的最大功績,包括:

1) 托利斯的久久未癒的大腿後肌(膕繩肌)傷患經他手上可以完全治癒
2) 球員的體能冠絕英超,每場賽事短跑路程平均比一般英超球隊多出14%
3) 出場/ 練習傷患數字只有其他英超球隊的一半

作為醫護支援,這樣的portfolio,很多強國的體育學院對著自己的國手都做不出這樣的成績。可是,不足兩個球季,他「被辭職」了。

利記球迷都應依稀記得,畢醫生在利物浦時,球會剛被美國Fenway收購,教練是哥摩利。他最「偉大」的功績,是破紀錄天價簽入多名球員,包括破了朗尼轉會費達三千五百萬磅的卡路爾(Andy Caroll)。至於球隊的成績?well……你懂的,聯賽排名都是在六、七、八名徘徊。而畢醫生和隨行的物理治療師跟體能教練職位是原有的醫護支援加上去的,換句話講,他們空降,原來的支援隊伍全部留任,整個運動醫學科學部門由五人激增至八人。突如其來的超支,管理層當然想節流,除了罪魁禍首外,所有「額外」開支也要省掉,反正增了開支和成績、收益沒直接關係。

你可以說我這個純粹是推測,猶如李慧玲被辭退只是因為和陳志雲不和,劉進圖被襲擊沒證據顯示和新聞自由有關一樣。畢醫生做得再好再神,都可以因為和自己職責無關的事情影響自己仕途,和哥摩利雙雙被踢出球會。
不久後,《臨床運動醫學》推出修訂版,諷刺地用上socceroo*作封面。我以為這是為他失業基金籌旗的小動作,其實他早已在替天空電視台開評論節目,把酒當歌談運動醫學,另外他也一直為報章寫專欄和為專業期刊進行編輯,直至最近才回到澳洲擔任國家板球隊隊醫,同時也有自己的診所。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是很多隊醫的寫照。「有料」地「有料」的,總有個好位置可以讓其發熱發亮。但有時不論自己多努力,做出好成績,也有太多被動因素影響自己仕途,不知道在隊伍中的其他大小角色,甚或領隊和教練,會否有同一種想法。畢醫生在不在,謝拉特的鼠蹊舊患仍然隱隱作痛;已經轉會到韋斯咸的卡路爾剛腳跟傷癒復出即在比賽期間手指脫臼,隊醫不慌不忙現場將它復位,而球迷卻不知那神勇的醫師姓甚名那誰。隊醫、教練和領隊神不神,都不夠決定勝局;最重要是,綠茵場上的11人打的球爭不爭氣。
*澳洲足球隊,soccer(足球)+kangaroo(袋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