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刊於《體路》)

話說,上回卡路爾比賽途中手指脫臼,外電沒有報導幫他復位的治療師姓甚名那誰。多得人肉搜尋功能,我終於找到韋斯咸first team的物理治療師Dominic Rogan. Rogan在曼徹斯特大學畢業,沒有順利到曼聯甚至曼城當隊醫(找天再詳述原因),反而是到了愛華頓做治療師。

待了六年時間都沒有上到first team,便輾轉到了當年還有錢請伊度奧的俄羅斯安捷熬了半年,到今年一月才回英國當韋斯咸first team隊醫。至於他為甚麼只在俄羅斯留了半年的原因不明,可能是跟「畢彼特」一樣受球會財困困擾,也可能是安捷的根據地馬哈奇卡拉不像大城市莫斯科和聖 彼得堡,住不慣。

網上圖片

教練、領隊、支援人員們為理想,穿州過省,甚至出賣國籍身份,如汽車維修員帶士吧拿去踢少林足球一樣,從來都是很正常的事。但運動員嘛,總是要擔著民族主義的枷鎖做人。

最近冬奧短道速滑新聞特別多。除了呂品韜,就是轉了俄羅斯籍的韓裔選手安賢洙。安是本屆短道速滑項目三金一銅得主,在2006都靈冬奧以前他也為韓 國掃走三金一銅,但中間數年因為傷患、人事變動令他喪失了2010年溫哥華奧運會的參賽資格。俄羅斯得到這屆冬季奧運會主辦權後,到處以高薪將別國精英運 動員挖走,以確保俄羅斯可以登上獎牌榜榜首。到他得到上佳的醫護支援治好傷,穿上俄羅斯制服踏上頒獎台那刻,終於氣得南韓總統朴槿惠在傳媒前說:「作為前 奧運冠軍,安賢洙為何無法在韓國體育界得到立足之地,出征冬奧會?韓國精英運動員為何要到外國才能實現奧運夢?韓國體育界必須對此進行深刻反省。」韓國民 眾亦以人海戰術癱瘓韓國冰聯網站。聽說最新發展,韓國冰聯會長引咎辭職。

在這方面中國就聰明得多。中國是乒乓強國,為了令自己在世界乒壇沒有受威脅,在二三十年間不斷輸出運動員和教練到外地。當然他們是精心挑選,好讓中 國自己的教練運動員有動力斷改進自己的技術,到今天中國在乒乓球項目的地位已無可匹敵,連一代歐洲球手如瓦爾德內爾、波爾等等都要到中國打聯賽改進自己技 術,甚至要搞中文粉絲網站衝衝公關。金牌已是中國囊中之物,但除了可以打敗宿敵如瑞典、德國、日本、南北韓外,「海外乒團」也可以藉更換國籍得到較佳照顧 和支援爭取好成績,如香港的高禮澤、李靜得到2004年雅典奧運男雙銀牌;新加坡的李佳薇、馮天薇得到2008年北京奧運女團銅牌,馮更在2012年倫敦 奧運「冚」到塊女單銅牌。此現象更瘋狂至國際乒聯近年要頒新例,15歲以下球手要坐3年移民監,15﹣18歲的要坐5年,已屆21歲更要在目的地坐7年移 民監,方可出席國際性賽事。

港、星兩地對因為移民到當地拿參賽資格的運動員得到奧運獎牌的態度不一。大家應依稀記得雅典奧運後市民對「乒乓孖寶」夾道歡迎的盛大場面。但李佳薇和馮天薇拿獎後卻成為國民攻擊政府的要害,令國民覺得新加坡政府沒有用心投放資源,好好栽培本土精英運動員。

但當這些轉國籍的事件愈來愈多,多得如英超意甲球星轉球會一樣,甚麼民族主義,已經不是甚麼國家大事。香港隊出外比賽,贏得金牌後升紫荊旗那一刻, 播的卻是中國國歌,常常令主辦國單位大惑不解。我也被常常被賽事義工追問為甚麼同一個中華民族要分成四隊(中國、中華台北、中國香港和中國澳門)參賽,也 是無奈語塞。我也是耍過去說,隊多了﹐才可以增強競爭。到了賽場,管甚麼是中華兒女,是對手的,就要殺、殺、殺。香港電視台體育節目主持人會為中國選手打 氣,事情絕不會在現場發生-我們和中國選手可以談笑風生,卻不會在比賽期間「放軟手腳」。

在我剛支援的港隊賽事,我要特別感謝總會特意將一張有金牌運動員、教練和支援人員的照片放在新聞稿的附件上。照片上有張臉,是位老外,是這次隨隊的 蘇格蘭籍體能教練。同場其他隊伍都好奇問老外在港隊幹麼。他瀟灑地用占士邦的句式,比Jamie Oliver更標準的廣東話介紹自己「我係鬼佬,死鬼佬。」另一邊,日本隊的意大利籍教練用一口流利的日文在場邊指導運動員,和運動員講「爛gag」。那 一刻我知道,世界是平的,運動員、教練和支援人員為了前途轉會轉國籍,其實只是和轉份工差不多而已。

又或者,香港運動員又有哪一天會有其他國家邀請移民,幫他們拿獎牌?我想,第一個國家會這樣做,會是瓦努瓦圖。

20140319-meganli01

港隊中自稱「死鬼佬」蘇格蘭籍體能教練(右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