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刊於《體路》

早陣子,香港職業摔角手何顥麟在《體路》寫,新加坡人在健身室做自己、不敢hea的風氣教香港人既羨且妒。他問,為甚麼新加坡人總會擠出時間做運動,原因其實很簡單:人始終有惰性,風氣,都是逼出來的。

這是我在新加坡工作時發現的:病人腳痛跑不到步,我以為他們要參加些甚麼長跑比賽,怎料他們大部份都跟我說:「不需要很用力地治療,夠我跑個2.4km就夠了。」我百思不得其解,直至當地同事向我解釋他們的體能測試制度才真相大白。

他們自小學開始一直至高中或大專,鍛鍊身體就是如DSE般的公開考試。這個名叫NAPFA(National Physical Fitness Award/Assessment)總共有六個部份,有引體上升、仰卧起坐、立定跳遠、引體前伸、4X10米衝刺跑及2.4公里跑步。雖然考試不及格在都是學業成績至上的新加坡不會受到任何懲罰。可是如果表現良好得到金章或銀章的話,學童可以大大縮短日後強制兵役期間的「基本軍隊訓練(Basic Military Training, BMT」由原本17星期激減至9星期,過程也輕鬆得多。

到了強制兵役期,一直到國家正式批准退役,都要強制每年作最少一次叫IPPT(Individual Physical Proficiency Test)的體能測試,測試項目由立定跳遠變成掌上壓,長跑也剛剛自四月起由2.4公里加長至3.2公里。到這階段,如果體能測驗不及格,就要上一個猶如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的bootcamp;就算不是「護級組」,若「爆seed」拿到金、銀章,更有豐厚的現金獎和「荷蘭水蓋」一個可以用來到處炫耀一番,更誇張的是阿兵哥的軍階可以因此扶搖直上,可以得政府獎學金全費資助去唸大學學位。服完約兩年的兵役,新加坡男丁們仍然要每年要侯命入伍,進行約兩三星期的軍事演練,法例規定老闆遇上這種情況,無論如何一定要放人。所以,為了自己在軍營的日子好過一點,他們都要定期到健身房鍛鍊,而健身房更是政府大力補貼的項目,月費低得可憐,不去便對不起自己。

為了躲懶,人類反而變得更勤力,靠的都是這些誘因。連近年在世界舞台掃盡獎牌的韓國,都是要靠驘獎牌可以免兵役的誘因,教年青人孜孜不倦去增進自已的體能和技術,將驘面無限量放大。完全沒有這些誘因的香港,都仍然有這麼多對體育狂熱的人,已經算十分難得。當何生慨嘆香港人跑渣馬都是比賽前兩星期「狗衝」,新加坡的國立圖書館又何嘗不是在體育有關書架上放滿了一本本精讀,教人用最短的時間由化骨龍變身成賤輝,為的只是要「過」這該死的IPPT。

但,又有幾多香港家長因為想兒女身體健康而要將鍛鍊體能變成公開考試,又或者要強制這些港孩要服解放軍役,老闆白白每年付差不多一個月薪水給僱員去做和自已業務無關的事情?如果政府真的膽敢提出來,我想,那年七一,走出來反對的遊行市民,將會突破一百萬。

延伸閱讀:
NAPFA

香港摔角手何顥麟網誌:新加坡運動風氣比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