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經濟日報)

(原文刊於《體路》《主場新聞》)

以前唸小學時有家長日,中學時有家長日,大學呢?好像近年都要搞家長日,校長更要在簡介會利申,就算發現貴子弟談戀愛,都不會在早會上向其他同學公開其名字。

教練、領隊和支援人員都覺得,如果在訓練場和賽事前都搞個家長日,多好。

首先,在機場,我們會看見運動員兩手空空,行李箱和器材,由隨行家長和「姐姐」一手拖著自己行李,另一手再推著運動員的。有家長以為帶比賽的領隊和 平常旅行團的領隊都穿制服,可以將機票改頭等,升級下榻酒店,更要有「貼士」知道名勝古蹟怎麼去,哪裏換貨幣買電話咭最划算。我也聽過總會職員訴苦,他們 曾經接到家長要求代訂酒店機票辦簽證,以為總會就是旅行社。

到達酒店,家長不時要求兒女跟自己同房。比賽期間的日程是白天練習,晚上跟教練和不同支援人員會面。運動員在隊伍中有紀律,過了晚上十時要回房休 息,集中精神應付比賽。但有時要開會、查房教職員卻找不著他們的踪影,原來運動員跑到父母的房間裏打電動。我更曾經在晚上「戰地診所」時段,運動員診症期 間被父母帶走「吃夜宵」,因為運動員投訴說酒店的飯餐不合口味。

到比賽日,運動員可以漏帶器材、水、毛巾,所有你可以想像到可以沒有帶的,然後喝著父母要打的回酒店尋回,然後在賽前更衣室會議期間,像《上海灘》 周潤發搶妻般推門進來將漏帶的東西塞進運動員手中,完全當了在主持會議的教練不存在。比賽期間,家長可以「遙距教路」,用自己的呼喊聲掩蓋教練對運動員的 指示;自己的兒女受傷,家長甚至在醫療暫停,軍醫正在為運動員療傷期間衝進賽區看個究竟,要勞煩裁判和保安「請」回觀眾席。

我的國際賽經驗不是最豐富,但我真的沒見過其他國家隊的隨行家長會這樣溺愛自己的兒女。有些隊伍,運動員的父母就是教練或領隊,都沒有「照顧」運動 員到這樣的程度,當他們是皇帝,自己就是服侍主子的「奴隸獸」。根本培養精英運動員這回事,就是要在艱苦的環境下鍛鍊,懂得自我照顧;太呵護,反而窒礙成 長和突破。小伙子不時都在場邊跟我說,不喜歡自己的父母到場觀戰,說壓力會因為父母以幾何級數倍升,反而影響發揮。

我相信比賽前搞個家長日,港爸港媽不會在世界舞台上出這些洋相。若搞個怪獸家長世界錦標賽,香港可以橫掃各項獎牌。

直至,到比賽最後一日,午飯照例沒有吃,我已做到筋歇力疲,忽然有隻「奴隸獸」走到我面前。我條件反射以超人迪加的手勢應付,生怕又是向我作出甚麼古怪的要求。

原來,是他們繼續以港爸港媽排幼稚園拿申請表的不死精神,拼來了一件早已售罄的大會紀念汗衣送給我,說要多謝賽事期間我們作出的支援。

我們也許忘了家長們要讓子女冒著缺課影響學業成績、傷患的風險,小小年紀便要接受訓練。 有好些運動器材價錢昂貴,家長省吃儉用也買給他們,更不論比賽目的地有多偏辟,賽期有多長,都請假、自費機票食宿到現場為子女打氣。沒有他們,我們連隊都 組不成。難怪今屆美國職籃最有價值球員兼得分王杜蘭特聲淚俱下在頒獎典禮說,多謝媽媽在家中連床都沒有的時候,仍令他有追夢的機會。

最近看回P&G索契冬奧冬殘奧電視廣告中,物理治療師在兩支廣告曝光合共都不夠一秒,但父母親如何以正確態度培養兒女成為精英運動員,或許在當中找到點端倪。

「你或許可以為了保護我而不再逼我艱苦前進,不再讓我跌倒;但你沒有這樣做,那我才可以更強、更壯。」

(後記:文章早就寫好,直到這刻「人在野」,沒有Facebook,沒有YouTube,沒有漫遊電話,還要同行隊員提醒昨天是母親節,才記得要表示些甚麼,故決定在這時候公開文章。

感謝媽媽,因為就算妳有多麼不情願,都沒有剪掉我的翅膀。)

廣告